《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2020-10-17 21:01:18 2538 views
摘要

而《美麗人生》,相較於前者,更像是一個帶著溫情色彩的童話故事,用一個小小的親歷大屠殺又略帶客觀的小孩子的視角,來另類呈現戰爭的殘酷與對和平的嚮往。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來自:網路(侵刪)

引言:

大屠殺是人類歷史上最滅絕人性的存在,而關於該主題的優秀電影也多如浪花。《金陵十三釵》著重表達底層人物面對殘害時最後的尊嚴與選擇,《辛德勒的名單》偏重於事件旁觀者人性的沉淪與救贖;

《美麗人生》,相較於前者,更像是一個帶著溫情色彩的童話故事,用一個小小的親歷大屠殺又略帶客觀的小孩子的視角,來另類呈現戰爭的殘酷與對和平的嚮往。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喬舒亞藏在廢棄箱中,躲避納粹屠殺

這部電影,於1997年在義大利上映,兩年之後的第71屆奧斯卡獎,它一舉攬獲了「最佳外語片」、「最佳男主角」、「最佳配樂」三項大獎 ,並長期位列豆瓣評分TOP250中的前六位置,足見其在影迷心目中的光輝地位。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圭多臨死前逗兒子開心

正如開篇鏡頭的緩緩旁白,也就是圭多兒子喬舒亞成年後回憶往事的一句話:

「這是一個簡單的故事,但不易說,像寓言,有悲有喜,讓人不可思議」。

故事的主角圭多,是一個生性豁達、樂觀幽默的猶太青年,偶然結識貴族家庭出身的女教師多拉,兩人在多次的浪漫邂逅中,情定彼此。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多拉悔婚,與心上人約定逃婚

在一場世俗約定的婚禮上,圭多身騎綠馬,載著佳人,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下,奔向了另外一種不被世人認可的,但屬於他們的幸福三口之家。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圭多與多拉的家

與此同時,法西斯政權也踏著歷史的腳步,噠噠而至,為這個普通的家庭帶來滅頂之災。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圭多一家三口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猶太人大屠殺:一個狂熱的種族主義者挑起的戰爭,一場關於猶太人的工業化大屠殺。

1918年11月,第一次世界大戰宣告結束,德國作為戰敗國,陷入一片動亂。

此後不久,希特勒也漸漸展現出,他作為狂熱戰爭分子的政治天分。他加入德國工人黨,並將其發展為後來的納粹黨,同時利用自己魔鬼式的演講天賦和德國人民對《凡爾賽和約》的怨恨,將德國軍事戰敗及經濟大蕭條的主要原因,歸咎於所有猶太人身上。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納粹黨畫像

希特勒偏執且瘋狂地認為,「世界或國際猶太人」是一個擁有廣泛權力且與德國為敵的既存政治主體,而這個主體正意圖陰謀消滅德國及德國人。

從1933年到1939年,在這種激進的宣揚下,歐洲長久以來存在的反猶意識形態開始轉換到迫害政策。希特勒也於1939年1月30日,開始公然威脅要消滅猶太人。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商店告示:猶太人與狗不得入內

在1942年1月20日,萬湖會議上,以海德里希為首的15名德國高級軍官,確定了「滅絕歐洲猶太人」的計劃。其大致方案為:將歐洲所有的猶太人聚集起來,全部運往東歐的集中營進行處置。至此希特勒要消滅猶太人的預言開始走向瘋狂。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去往集中營的火車

據相關統計,截止1945年,納粹德國共建立了4萬多個集中營來幫助其實現最終解決方案。其中最惡名昭著的,包括「奧斯維辛集中營」、「毛特豪森集中營」等,而所有不同用途的集中營,後來大多都擔負了滅絕營的職責。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集中營營房宿舍

這種具有系統性的,最終從肉體上消滅猶太人的方案,在希特勒的授權下,最終演變成了工業化的大屠殺。如此令人髮指的法西斯行徑,是人類歷史上永遠無法抹去的恥辱罪孽。

在《美麗人生》中,圭多為討心上人歡心,曾假扮督學,跳到在台上講解,為什麼雅利安人是最優越的種族。他小丑般的滑稽動作,配合誇張的完美式耳朵、肚臍言論,並不單純為了娛樂效果而設計,而是在某種程度上,對納粹德國「種族優越論」的反諷。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圭多搞笑講解「種族優越論」

希特勒及納粹分子,堅信德國人是最純種的雅利安人,是地球上最優秀的人種,並以此作為德國政府《二十五點綱領》的政策依據。但他們對猶太人,以及其他一切非雅利安人採取的滅絕措施,是20世紀最暗黑、最兇殘的暴徒手段,是永令後世唾棄的荒繆存在。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關於電影:前調是荒誕戲劇,後調是悲涼現實,餘韻則溫柔與殘酷交織一色,雋永深刻:

全片前半段,電影用極盡戲劇化的手法來推進故事發展,用無數的巧合笑點逗樂觀眾。圭多和朋友乘坐的車子失控,闖入閱兵人群,誤被當作王上出巡而盛大歡迎,等真正的王上出場卻被冷落戲謔;圭多與後來成為妻子的多拉幾次意外邂逅,有命中注定的浪漫之感,也有刻意安排的奇巧心思;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圭多示意人群讓開,被誤認為納粹敬禮

所有這一切看起來就像是一幕詼諧幽默的喜劇,用盡心力地取悅觀眾。若事前未看過電影簡介,甚至都不會讓人覺得這是以二戰為背景,真實大屠殺倖存者的經歷為原型拍攝的一部戰爭片。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納粹出巡被冷落

但其實所有表面的歡樂喧鬧,不過就是玻璃房中的短暫美好,戰爭的影子,就像暴風雨來臨前的陰雲,早在不惹人注意的角落開始慢慢積聚,直到在婚禮的那一段戲中,所有的伏點隱線集中出現,故事也在那一刻開始急轉直下,往谷底衝去。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婚禮宴席

婚禮上,宴席賓客討論的是有諷刺意味的數學計算題,「國家有30萬個廢人,平均每人每日花費4馬克,若全部消減,共節省多少?」;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婚禮宴席

圭多求愛騎的馬,被惡意塗上了綠色,還標記著「猶太馬」的侮辱字樣;德國醫生也接到軍令,要立即趕回柏林;奏樂響起時,軍人右手伸直,手掌朝下,行著象徵納粹主義的敬禮……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圭多騎馬搶婚

這般極具堆砌感的情節設計目的,從舅舅對圭多的提醒「這不是獨立事件,你要習慣下……」的話語中透露出來,納粹對猶太人的「最終解決方案——種族滅絕計劃」就要到來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被染綠色、印上侮辱字樣的「猶太馬」

事實也真如這般,在後半段的故事中,圭多一家被送往納粹的集中營,開始了「待屠宰」的命運。電影在這裡本該為我們呈現圭多一家,以及猶太人被戰爭摧殘的場面,但一反常態的是,導演放棄了直述殘酷的方式,而是展現了一個在生不見光的絕望環境下,父親用遊戲解釋戰爭,用謊言包裹父愛的,不可能存在的一個故事。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圭多用遊戲方式講解集中營規則

從電影中我們可以看到,圭多勞作完回到營房,無論身體再虛弱踉蹌也會溫柔地抱起兒子,為他講解遊戲積分情況,還會笑容真誠地說,「巴不得明天繼續到來」;圭多兒子身上永遠是乾乾淨淨的樣子,就像他沒有生活在集中營過;圭多還能偷偷找到機會,在廣播里,獻上對妻子承諾的愛意,「早安,公主!」。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早安,公主

這不是我們後世認知中的納粹集中營,但卻是受難猶太人心中最觸動心底的集中營畫面。不了解大屠殺背景的人,或許會為這部電影打上「喜劇」的標籤,但了解歷史的人都知道,這絕不是喜劇,而是一出活生生的悲劇。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多拉聽到廣播,知道家人平安

它只不過是用滑稽的喜劇外殼,包藏著在悲劇的內核,希望所有人在記住歷史真相的悲慘之外,還能看到那些曾深處陰暗地獄下,苦難者心中的光明、希望、真情和自由。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關於歷史:很多事情不止要看它展現的樣子,還要看它隱藏起來的東西,藏得越深的,往往才越靠近真相。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圭多隨愛人進入花房

婚禮後花房的那個長鏡頭,是被人提到最多的地方,在一家人一進一出中的鏡頭中,故事的時間線已經向後拉了好長時間,那期間他們過得怎樣,幸福平靜還是頻頻受擾?圭多辦書店的手續又經歷了幾多波折?多拉在母親與丈夫,同胞與猶太群體之間又如何艱難平衡?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圭多一家

在圭多和兒子、舅舅被抓進開往集中營的火車上時,那麼多的猶太人被擠在悶熱不透氣、斷糧斷水的貨車車廂內,他們又是如何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熬過漫長的路途?進入集中營後,當穿上條紋裝,做完一天的苦工再回到營房,他們曾怎樣討論自己是否還有出路?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圭多一家被押往集中營

老人和孩子脫光衣服走進浴室,被毒氣侵襲肺腑,從生到死的那段時間,他們被關在密不透風的屋子裡,沒有出去的希望,又該是怎樣的面目扭曲、絕望掙扎?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圭多抱著兒子,看到骨堆屍山

所有這些藏在熒幕外看不到的,才恰恰是最該被我們注意到,最應該我們去用心感受的。電影中有一幕,圭多抱著熟睡的兒子,穿越迷霧,在這盡頭,他看到了骨堆屍山,原來那些消失不見的同伴,那些越來越空的床鋪,他們全都是死了。而這些屍骨,在電影中我們僅看到了一角,那些看不到的,又歸去何處?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骨堆屍山:在毒氣室被毒死的猶太人屍體

歷史書上記載著,納粹德國在猶太人種族大清洗中,共屠殺超過600萬人的猶太人。這麼一個後世書上冷冰冰的數字,曾是600萬個鮮活的生命,他們曾有家庭、有事業、有愛情、有親情,但這一切都葬送在瘋狂的、滅絕人性的納粹政權中。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喬舒亞聽別人講的,納粹在集中營的惡行

據部分資料顯示,所有被運送至各集中營的猶太人,會先被分類。其中大部分沒有勞動能力的老人、病患,婦女及兒童會在到達的數小時內關進毒氣室,被從通氣孔投放入的一種叫做齊克隆B的化學殺蟲劑毒殺,而死後的屍體將會運送至焚化室焚燒。剩下的那些身強體壯的猶太人,雖暫時可保住性命,被派去做苦力,但最終等待他們的,也幾近死亡一個結局。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空了的集中營營房宿舍

在《奧斯維辛報告》中,曾提出「特遣隊員」這一概念,而它具體所指,就是在納粹集中營中被黨衛軍脅迫,輔助德軍進行屠殺與火化工作的猶太囚犯,他們同時也是最了解毒氣室、焚化室真相的一個群體。

集中營中最大的毒氣室,一次能毒死2000人,一天能殺死大約2萬人。焚化室內的一個焚屍爐,根據屍體的大小,一次最多可以容納3具屍體同時焚燒,一個晚上就可焚燒350多具屍體。而像這些配套的毒氣室與焚化室,基本上是長時間處在滿負荷連續工作中,片刻不停。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進入毒氣室前,猶太人脫下的衣物

在一些細節的披露中,還曾這樣記錄著,「焚燒時,會用桶收集流到地上的脂肪,再倒回爐中,加速燃燒……」。


我們只看這些描述的文字,都會覺得慘不忍睹、嘔吐難受,可想而知,當時作為「屠宰工廠中待宰的羔羊」,那些成千上百萬的猶太人們,該是怎樣的惶恐與驚懼。

他們被抹殺掉作為人的尊嚴,如螻蟻般被踐踏,如牲畜般被虐殺,即便萬分之一的幸運活了下來,那段揮之不去的過往,也將成為日後的夢魘,時時刻刻壓在心底,難得喘息。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喬舒亞熬過最黑暗的一夜

有人說,能被記錄的歷史,尚不及歷史真相萬分之一,而那些我們能看到能感受的殘忍,也尚不及殘忍本身萬分之一。唯願,逝者安息,生者如斯。

結語:

如今,那些殘存的集中營已成為遺址,曾經納粹政權的滔天罪責早已化作牆上斑駁的痕迹,我們作為旁觀者該如何看待這段歷史?那些從地獄溝壑中倖存下來的人們,又該如何面對以後的人生?這是一個嚴肅的話題,也是看完電影留給我們的思考。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喬舒亞與媽媽相遇

但無論如何,我們應當銘記歷史的慘痛教訓,讓和平、自由的種子,留在每個人血液里,生根、發芽、茁壯成長。

《美麗人生》:生在和平年代,是我們這代人最大的幸運

解放集中營後,喬舒亞坐在坦克上

關於這部電影,或是你身邊感人的父愛、親情、愛情,你有什麼想要表達的?歡迎留言討論。

我是,為大家分享影評、書評,還有一些有態度有溫度的好故事,期待大家關注~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