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前,它很前衛,也很另類,算是穿越題材的鼻祖吧

2020-11-20 04:08:12 4650 views
摘要

如果,張藝謀不當導演而選擇了去當演員,我想,他依舊是可以在影視圈,闖出自己的一片天地。在我印象中,他當主演的電影有兩部,一部是吳天明執導的《老井》,一部是程小東執導的《古今大戰秦俑情》,拍攝前者的時候,張藝謀還只是個攝像,而拍攝後者的時候,張藝謀則已經成為導演,並且成功拍攝出《紅高粱》。雖然,從攝像

如果,張藝謀不當導演而選擇了去當演員,我想,他依舊是可以在影視圈,闖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在我印象中,他當主演的電影有兩部,一部是吳天明執導的《老井》,一部是程小東執導的《古今大戰秦俑情》,拍攝前者的時候,張藝謀還只是個攝像,而拍攝後者的時候,張藝謀則已經成為導演,並且成功拍攝出《紅高粱》。

雖然,從攝像到導演的身份發生了變化,但張藝謀依舊能夠撐得起演員這個身份,而程小東拍攝的《古今大戰秦俑情》,也讓張藝謀和鞏俐獻出了熒幕情侶首秀,而且,兩人的配合毫無違和感。


三十年前,它很前衛,也很另類,算是穿越題材的鼻祖吧

大概,很多人對於穿越劇的了解,只知道2001年古天樂主演的《尋秦記》,或是2003年徐崢主演的《穿越時空的愛戀》,再就是2010年胡歌主演的《神話》,但對於我來說,卻始終忘不了1990年張藝謀和鞏俐主演的《古今大戰秦俑情》,那是我對穿越劇最早的印象。

說實話,把這部電影歸類到穿越劇類型里,可能還會有些草率,畢竟,它更多的是奇幻元素的添加,不過,它又的的確確給之後的穿越影視劇帶來了啟迪作用,我甚至懷疑,成龍的電影版《神話》和胡歌電視劇版《神話》的靈感,大部分就來於自這裡。


三十年前,它很前衛,也很另類,算是穿越題材的鼻祖吧

當那首葉倩文演唱的《焚心似火》旋律響起時,鞏俐飾演的韓冬兒面對熊熊大火時的回眸一笑,總會時常浮現在我的眼前。今生的分別,來世的找尋,那一生的承諾,卻需要用幾世來守護,蒙天放是得到了長生不老,可他卻迎來了千年無盡的空虛和等待,這種生離死別的愛情,總叫人唏噓不已。

故事一開始的背景,設定在秦始皇時期,而原本修長城的監工蒙天放,因為在刺客的追殺秦始皇中及時出手阻止,而被當場升為了郎中令,這是專門負責秦始皇人生安全的官職,當然,這也讓蒙天放近距離地目睹著秦始皇的種種暴行。

不過,蒙天放並沒有想要去阻止或者改變秦始皇的想法,他是臣子,臣子能做的就是忠誠,而蒙天放也的確把這種忠誠保留了千年之久。


三十年前,它很前衛,也很另類,算是穿越題材的鼻祖吧

由於是香港的製作團隊,所以,其中涉及到的很多歷史細節,也就不必過於苛刻。

我猜,李碧華在創作《秦俑》的時候,或許更多考慮的,是蒙天放和韓冬兒歷經千年的愛情輪迴,於是,她把蒙天放設定成了「不動的」,而韓冬兒則設定成了「流動的」。因為蒙天放和韓冬兒偷食禁果,被秦始皇賜死,最終,一個奔向火海,一個做成人俑,一個得到長生不老,一個經歷生死輪迴。


三十年前,它很前衛,也很另類,算是穿越題材的鼻祖吧

從秦朝到30年代的民國,蒙天放還是那個蒙天放,韓冬兒卻轉世成了朱莉莉,自此,前世的姻緣必須在找回記憶後才能繼續,於是,被盜墓賊白雲飛試圖暗殺的朱莉莉,陰差陽錯地喚醒了沉睡千年的蒙天放,故事也順著這條線路展開。

剛開始,很多人覺得張藝謀那張滿臉褶子的臉,並不合適出演蒙天放,但在我看來,張藝謀的寡言配上他臉上的滄桑,非常符合蒙天放這個人當時的處境。


三十年前,它很前衛,也很另類,算是穿越題材的鼻祖吧

他是臣子,所以得保護秦始皇,即便剛上任就遇到了焚書坑儒的事情,他能做的,也只是隨手撿起地上的書簡,丟給躲在角落的韓冬兒,他明知道長生不老是個謊言,卻也只能遵照秦始皇的命令,忍痛把包括韓冬兒在內的五百童男童女送出海去。

可他又是有血有肉的男人,所以,他時刻保持著對生活的嚮往,也才能突破束縛和韓冬兒發生關係,也才能在最後時刻選擇和韓冬兒一起赴死。


三十年前,它很前衛,也很另類,算是穿越題材的鼻祖吧

從《老井》這部電影開始,張藝謀這個陝西大漢身上,就已然被挖掘出了那種深邃和不可測的人格魅力。吳天明或許是最懂張藝謀的,所以,才能力排眾議地選擇張藝謀出演《老井》中的男主孫旺泉,而張藝謀也不負眾望地憑藉這個角色,獲得了第二屆東京國際電影節最佳男主的榮譽。

在我看來,孫旺泉和蒙天放身上擁有某種共同的特性,那就是木訥。我說的木訥不是貶義詞,而是那種表面看起來是逆來順受的,骨子裡卻擁有著極強的反抗意識。

就拿蒙天放來說,長城之上,秦始皇問他,是否真的相信長生不老,而他卻委婉的勸諫說,皇帝的功績已經可以名垂千史,這意思很明確,就是你還是要死的,但後世肯定會記得你。


三十年前,它很前衛,也很另類,算是穿越題材的鼻祖吧

電影整體上採用了一種比較曖昧的光影效果,即便,在秦始皇大肆殺戮的時候,這種光影效果也沒有發生明顯的變化,可見,故事的重點,其實還是在蒙天放和韓冬兒生死輪迴的感情戲上。不過,無論是在秦朝時期,還是到了民國時期,蒙天放和韓冬兒之間的情感處理,我都覺得有些過於簡單,甚至顯得突兀了。

尤其是當韓冬兒的轉世朱莉莉臨死之前,說她記起了蒙天放,她也知道自己是韓冬兒,這個情節怎麼看都覺得過於虛假了,畢竟,前面朱莉莉的那種記憶轉變,導演並沒有給出正面的解釋,哪怕就那麼一瞬間,讓朱莉莉閃回一下千年之前的畫面也好,只是,這些所有的回憶,都是放在了蒙天放這裡,這就很容易造成男女主情感過渡上的生硬。


三十年前,它很前衛,也很另類,算是穿越題材的鼻祖吧

三生三世的情愛糾纏,在李碧華的筆下委婉動人,雖然程小東很多地方與原著有些出入,但整體上卻還是處理得不錯的。

蒙天放永遠是蒙天放,但韓冬兒卻轉世成了朱莉莉以及山口靖子,前兩世的輪迴都重點刻畫了,受到電影時長的限制,第三世的輪迴,僅僅是兩人在秦俑之間的對視,點到為止卻引人無限遐想,還有就是,把張藝謀按照在秦俑中間,真的沒有違和感,所以,這個角色還是選對人了。


三十年前,它很前衛,也很另類,算是穿越題材的鼻祖吧

雖然,之後安以軒和杜淳也出演過劇版的《古今大戰秦俑情》,但配合默契度,還是不如張藝謀和鞏俐的,大概,他們兩個人以前是真的相愛過!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