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生肖莫」,為什麼NBA因為肖華和莫雷的錯誤言論,突然就涼了?

3049 人參與      分類 : NBA  

「何以生肖莫」,為什麼NBA因為肖華和莫雷的錯誤言論,突然就涼了?

文 | 付一夫 蘇寧金融研究院消費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助理、高級研究員

莫雷的不當言論事件還在繼續發酵。

面對著中國民眾鋪天蓋地的譴責與合作夥伴的接連退出,NBA官方居然依舊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只看到經濟方面確實受到了不少的影響。而NBA總裁亞當·肖華更是直言稱:

「作為一家基於價值觀的組織,我要明確表示,支持莫雷的方面是,讓他能夠行使他的言論自由。」

失望之餘,或許不少人都會心生疑惑:為什麼與中國市場淵源頗深的莫雷卻要明目張胆地冒犯中國人?為什麼火箭隊老闆和NBA總裁都沒有像國人期待的那樣解僱或是公開批評他?難道真的如肖華所說,這是個「價值觀」問題?

這倒引起了我的研究興趣。

那麼,美國人的價值觀究竟是怎樣的?我們不妨做個詳細分析。

作為一種社會意識,價值觀是指身處於特定文化中的人們,對是非、美醜、好壞和愛憎的評判標準。各個國家和民族都有著不同的價值觀,他們彼此之間之所以存在種種分歧或矛盾,價值觀的差異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

眾所周知,西方文化價值觀的核心就是個人主義,即相信個人價值與個人成就的實現,並高度重視個人的自由,強調個人的自我支配、自我控制和自我發展。《舊制度與大革命》的作者托克維爾曾這樣描述:

「個人主義是一種只顧自己而又心安理得的情感,它使每個公民同其同胞大眾隔離,同親屬和朋友疏遠。因此,當每個公民各自建立了自己的小社會後,他們就不管大社會而任其自行發展了。」

在美國,個人至上是其最為顯著的文化特點。有人統計過,英文詞典里以self為前綴的詞語數量超過100個,如self-esteem(自尊)、self-control(自製)、self-dependence(自力更生)、self-discipline(自律),等等。而在英文的書面表達中,「我」字無論如何都是要大寫的,而「我們」、「你們」、「他們」、「你」、「他」則可以不用大寫。從這些細節中可以看到,在美國人的日常生活與文化傳承里,「我」的色彩是何等重要。

與此同時,由於格外強調個人至上,美國人在很多時候為了取得個人成就,不惜以犧牲別人甚至家人和朋友為代價。國外有學者曾經對40個國家和地區的個人主義傾向程度做過詳細調查與比較,結果表明,美國社會中的個人主義色彩最為強烈,高居榜首。

反觀中國的歷史文化傳統,強調的是群體意識而非個人。早在2000多年前的經典著作《禮記》中,就有關於儒家理想中的大同社會的詳細描述,即為「禮運大同」。而在集體主義取向的影響下,中國人對於群體有著極強的歸屬感,提倡凡事都應以家庭、社會和國家利益為重,個人的榮辱和成功是與集體緊密聯繫在一起的。例如,岳飛的「以身許國,何事不敢為」,范仲淹的「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以及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等千古名句,無不作為一種美德而流芳百世。

基於上述分析也就不難理解,莫雷不當言論為何在中美兩國的反應差別迥異。

客觀地講,雖然價值觀的本質是判定好壞,但價值觀本身並沒有好壞之分。誠如領導人所說:

「不同國家、民族的思想文化各有千秋,只有奼紫嫣紅之別,而無高低優劣之分。每個國家、每個民族不分強弱、不分大小,其思想文化都應該得到承認和尊重。」

然而,許是高高在上太久了,很多美國人已做不到站在他人的視角看待問題,而他們一直所標榜的「個人自由與民主」也開始逐漸脫離價值觀的層面,轉而變成了一種文化武器:他們不僅要在經濟和軍事上稱霸,還妄想通過向輸出自己的「普世價值」來擾亂或干預其他國家的穩定發展,但在美國人「自由民主」的口號背後,卻是醜陋的種族歧視與社會動亂,著實是諷刺無比。

另一方面,中國綜合實力的日益強大有目共睹,越來越多的國家都開始效仿中國的發展模式及理念,而我們的和平發展卻讓美國人感受到了「危機」。也正因為如此,近年來,美國總是有人屢屢以各種借口攻擊中國,原因實乃他們害怕中國一旦樹立起友善、負責、進步的國際形象,會直接威脅到美國的世界霸主地位,而自己一直倡導的價值觀念也將受到挑戰。

正是這種「畸形」心理作祟,使得兩國分歧與摩擦頻現。

總而言之,求同存異、相互尊重、增進交流與創新發展才是大勢所趨,而這也是我們這個絢爛多姿的世界原本具有的樣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