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貓尋主記之一,一隻流浪貓所遭遇的不幸,以及創造的傳奇

2020-11-19 13:20:15 1529 views
摘要

本文記敘一隻流浪貓離開主人後,遭遇的種種不幸與傳奇經歷,以此勸告寵物主人不要拋棄寵物。對寵物來說,作為主人的你就是它們命運的主宰者,你的拋棄基本就意味著它們的悲慘命運的開始,甚至是死亡的到來。

前言

為弱小美好生靈發聲,並以此紀念曾經陪伴過我們的貓咪。

本文記敘一隻流浪貓離開主人後,遭遇的種種不幸與傳奇經歷,以此勸告寵物主人不要拋棄寵物。對寵物來說,作為主人的你就是它們命運的主宰者,你的拋棄基本就意味著它們的悲慘命運的開始,甚至是死亡的到來。


被迫離家 初遇險惡


高顏值的戰神


戰神原本是一隻倍受寵愛的類似梵貓的貓咪。

除頭頂和尾巴外,它通體雪白,頭頂是那種暗褐色漸變到橘黃色的顏色,尾巴根部偏暗褐色,其餘部分都是橘黃色的。

它的毛髮柔軟順滑,如同絲綢般光滑。

它的尾巴毛髮蓬鬆粗大,坐下的時候,它習慣用大長尾把自己半圈起來。

它長得魁梧,身長身高比普通狸貓要稍大一些,不過跟緬因貓、阿什拉貓、熱帶草原貓等大型貓咪相比要小一些,它身手敏捷,善於奔跑,許多狗都跑不過它。

它對自己的顏值很是自信,對自己的實力也頗為自豪。


流浪貓尋主記之一,一隻流浪貓所遭遇的不幸,以及創造的傳奇

從前的戰神神似上圖,圖片來自網路

逃離虐貓狂

可是現在的它前右腿瘸了,走路一歪一歪的,讓人擔心它隨時都會跌到,跑起來更加明顯,好像在故意搞笑亂跳似的。

還有它的背部正中偏下左側位置的毛髮被燙掉了一塊,留下個黑疤,遠看像個黑窟窿,很難看。

這些缺陷都是虐貓狂的罪惡見證。

自從因為小主人樂樂與父母出國,它被迫與小主人分別,又不堪新主人——樂樂的堂弟,一個虐貓狂的折磨,被迫離家出走後,它就開始了流浪生涯。

逃離虐貓狂的魔掌後,戰神先是沿著以前小主人樂樂坐車走的方向,跑了很遠,跑著跑著,路分叉了,正前方沒有路了,如同一棵樹原來的主幹分成了兩個枝椏。那裡是市中心上立交橋的地方,面對喧囂的場面,它茫然慌亂,不知所措,不清楚小主人走了哪條路。

遭遇惡人

它著急地叫了一陣子後,在路邊的垃圾桶與梧桐樹中間的地方坐下來。

垃圾桶和梧桐樹都能帶給它一些安全感。在這陌生的環境里,怪異猙獰的東西太多,它們都讓它感到害怕。

它楚楚可憐,無助地梳理毛髮,彷彿將毛髮梳理光順了,就能找到小主人似的。

它坐了很久,然後以垃圾桶和梧桐樹為中心漫無目的地來來回回走了幾趟,又回到了剛才坐過的地方。那裡留下了它的氣味,有點熟悉了,熟悉的地方能給膽小的它一點安全感,讓它感到稍稍放心。

垃圾桶里似乎有食物的味道,儘管那味道比較難聞,垃圾桶也很高,它夠不著,但是總是給它一些安慰,讓它感到踏實。

可是,不久之後有大卡車開來,有人腳步很響地來倒垃圾,巨大的響聲嚇得戰神慌忙跑開了。

處都乾乾淨淨的,沒有食物,沒有水源,連唯一一個垃圾桶也被人倒乾淨了。

這裡不是它應該呆的地方,它大概是意識到了這一點。於是它決定到別的地方去,到曾經和小主人去過的地方。在那些地方它轉了很久,都沒有見到小主人。

後來它就不知道該去哪裡了,餓了,它想找吃的,可是哪裡有食物,它哪裡知道呢。

它提心弔膽地沿著一條衚衕一直往前跑,跑到了城郊的一個菜市場附近,也許是巧合,也許是它聞著食物的味道來到這裡的。

離家半天了,它有些饑渴了,食物和水源對它最有吸引力。

這裡人少了些,但是卻很吵,很亂,很臟。

它差點被周圍難聞的氣味熏倒,不停地打噴嚏,不斷地叫著,一向愛乾淨的它也許無法忍受這樣的髒亂吧。

它希望有人注意到它又或者是希望有人來把這裡收拾乾淨。

人們都很匆忙,彷彿趕著救火似的,沒有人理會它。人們自己的日子都過得艱難,為了生存忙得焦頭爛額,誰有心思搭理一隻流浪貓?

戰神懷著期待,向著人們叫了一陣子,用各種甜蜜萌軟動聽的聲音。這樣的叫聲是它的法寶,小主人樂樂和媽媽和奶奶等人最愛聽。只要它這樣叫,總能引起她們熱情的回應,這樣的叫聲總能給他換來愛撫和美食。

可是在這裡它的法寶失靈了,沒有人理會它,甚至還遭到了一位滿臉橫肉的傢伙兇惡的喝斥,那個傢伙還撿起一個爛蘿蔔打向它,差點砸中了它。

這個傢伙在菜市場缺斤少兩,剛剛被市場監管的人臭訓了一通,還罰了款,窩了一肚子氣,見什麼都不順眼,聽到什麼都煩躁。

聽到戰神的叫聲怒氣變成怒火,就拿戰神發泄,可是那蘿蔔沒有砸中戰神,倒砸中了一個小水灘,濺起的髒水弄髒了他的褲子,他更加惱怒,火上加火,狂追戰神。

戰神嚇壞了,瘸著腿,躲閃著,一歪一歪地向著遠處逃去。

那個傢伙越來越近,眼看就要追上戰神了,迎面一輛電動車飛快地開過來把他撞倒在地。

戰神乘機逃脫。

帶著驚恐,戰神失魂落魄地不知道跑了多久,它累壞了,實在跑步動了,這才停下來坐在路邊的草叢裡。

找不到食物

這裡是近乎荒無人煙的城外,有一條寬大的馬路,不時有鐵殼子的大傢伙嗚嗚地叫著在路上奔跑。

它沒力氣抬頭,看不到車裡的人,彷彿那些大傢伙是自己在跑一樣。

看看周圍沒有人了,它的心才漸漸從那個兇惡的傢伙製造的恐怖中平復下來。

可是饑渴的感覺湧上來,越來越強烈,它像慣常在主人家裡饑渴了那樣叫了一陣子,在它固有的意識里,它叫過後食物和水都會出現。

可是食物和水都沒有出現。

它失望,不滿,加大了嗓門,用更高更急的聲音叫了第二遍。食物和水依然沒有出現。

叫過第三遍,第四遍,若干遍後,食物和水還是沒有出現。

它很執著,繼續叫著,像一個含冤深重的人在千萬遍地申述委屈,控訴邪惡。

它長時間地嘶叫,委屈難過,憤懣不平,怨恨地叫著,直到嗓子啞了,發不出響亮有力的聲音了才慢下來,叫聲之間的間隔漸漸拉長,但是它的意志還很頑強,只要積蓄夠了力氣,它就又開始叫了。

它邊叫邊在原地打轉轉,焦灼的眼睛四處搜尋,渴望看到白色的盤子和盤子里的美食,酸奶,雞肉,豬肉,魚,哪怕是乾果似的貓糧也好,可是周圍除了漸濃的暮色外,什麼都沒有。

委屈、慌亂、焦灼的情緒瀰漫開來,充斥了整個天地。

它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自己發出了需要食物和水的信號,食物和水卻不理會自己,沒有走到自己面前來。

它實在太餓了,但是它別無它法,只有隔一陣子叫一聲來表達對食物的渴望和被冷落的委屈。

欲知戰神能否找到食物,且聽下回分解。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