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狗」:  疫情封鎖讓人孤單難捱,偷盜寵物狗犯罪浪潮席捲英國

3630 人參與      分類 : 寵物  

外媒《衛報》報道稱,實行新冠疫情封鎖措施以來,盜狗犯罪浪潮席捲了英國,一隻普通狗的售價高達7500英鎊(約6.8萬人民幣),「熱狗」真的成了「大熱的狗狗」。這是一場2020年獨有的對狗的迷戀狂潮。

「熱狗」:  疫情封鎖讓人孤單難捱,偷盜寵物狗犯罪浪潮席捲英國

安妮是一隻治療犬。它的主人達倫·尼爾介紹,這隻三歲的可卡犬非常冷靜,因此它被認證為治療犬。它樂於在尼爾和妻子莫菲特在劍橋郡附近運營的幼兒園裡和蹣跚學步的孩子們在一起玩耍。

「熱狗」:  疫情封鎖讓人孤單難捱,偷盜寵物狗犯罪浪潮席捲英國

尼爾最小的女兒,同樣是三歲的博爾與安妮的關係特別親密。在長達幾周的新冠疫情封鎖期間,他們變得形影不離。博爾喜歡給安妮讀書。尼爾說:「安妮可能是我見過的最值得信賴的狗了。只要你需要,她就會讓你把她抱在懷裡。」

7月9日早上,莫菲特把安妮、另一隻可卡布犬貝特西和金毛尋回犬風暴送到了附近的五道養狗場,他們全家計划去諾福克海邊玩幾天。動物們已經在那裡度過了好幾次假期。

當天晚上,尼爾的電話響了。電話來自狗舍的主人。就在莫菲特離開狗狗幾個小時後,小偷們就從一條鄉間小路和田野溜了進來,他們撬開了掛鎖,衝破了柵欄,總共偷走了17條狗,包括安妮和貝特西。

尼爾說,「我簡直不敢相信我所聽到的,我只能試著不要在孩子們面前表現出太多的情緒。」

安妮和貝特西,以及那天被偷的其他狗,其中13隻是小狗,成為了犬類寵物需求激增的最新受害者。

就像博爾被困在家裡時,希望在她最好的朋友那裡找到安慰和消遣一樣,還有成千上萬的人也在尋求狗狗的陪伴。

養狗俱樂部從事養狗的登記業務,記錄了通過「找狗」工具搜索狗的次數,發現從3月底開始實行封鎖到6月底期間,搜索次數比去年同期增加了近兩倍。

英國最大的寵物分類和交易網站Pets4Homes,已經注意到廣告和銷售額的創紀錄增長。

寵物繁育中心、以及重新安置和救援中心都在努力滿足這些需求。

在肯特郡達特福德經營著寵物飼養和救援中心的韋恩·梅說:「一隻小狗的價格漲得比一隻興奮的柯利牧羊犬還高。在我打字的時候,Pets4Homes上有幾十隻標價5000英鎊(4.6萬人民幣)或更高的小狗,包括一隻7500英鎊(約6.8萬人民幣)的法國鬥牛犬。這比正常價格高出了2000英鎊(約1.8萬人民幣)。」

他曾看到平常600英鎊(約5400人民幣)的狗賣到了2500英鎊(2.3萬人民幣)以上。

從狗身上能賺來的錢,尤其是像法國鬥牛犬、哈巴狗和可卡布這樣的時髦品種,給已經席捲全國的犯罪浪潮帶來了新的犯罪機會。

韋恩還參與了一個由志願者運營的寵物失蹤招領網站DogLost。名單上許多寵物都是跑掉了,又被找到了。也有一些是被偷走了。他說:「過去,我們每天會收到一隻狗被偷的警報,而現在僅在英國一天就有9到10隻狗被偷。就在上周末,我們有30到40隻狗被偷了。」

到底有多少只狗狗被偷的數據很難得到。基爾大學(Keele University)地理學講師、偷狗問題專家丹尼爾•艾倫(Daniel Allen)去年發表了一篇論文,要求英國和威爾士警方提供偷狗數據。盜竊案件從2015年的1500多起上升到2017年的近1900起,平均每天5起。

韋恩懷疑真正的盜竊水平要高得多。他說,如果警方不把盜竊作為首要任務,許多主人就不會報案,而是更喜歡在Facebook上發帖子。

傑森·弗朗西斯確實報警了,在給尼爾打電話之前。他和他的妻子在薩福克郡經營五道狗舍18年,以前沒有受到任何安全威脅。現在它被無限期地關閉了。在狗舍被盜之後,弗朗西斯的女兒害怕獨自呆在花園裡。

弗朗西斯認為,想要養狗的人沒有以前那麼有耐心了。他說:「30年前,我養了第一條狗,為了找到這個最合適我們的伴侶,我們等了兩年。但是現在人們認為擁有一隻狗就像買台洗衣機一樣輕易。」

然而,對於那些在封鎖期間渴望通過養狗獲得重要情感支持的人來說,提出這一新要求的原因是顯而易見的。

現年52歲的喬·斯托克六年前離婚後一直獨居。在過去的兩年中,她一直和一隻名叫瑪雅的黑色拉布拉多犬住在薩里郡吉爾福德的家裡。她說:「我偎依在她身邊的次數更多了,因為我已經三個多月沒有和別人有任何身體接觸了。瑪雅的擁抱勝過一切。」

「熱狗」:  疫情封鎖讓人孤單難捱,偷盜寵物狗犯罪浪潮席捲英國

在封鎖開始的時候,傑西在網上找到了一隻名叫莫莉的雪納瑞犬。傑西一直在南威爾士的家中工作,而她的伴侶是一名全科醫生,輪班時間很長。她這樣評價莫莉,「當這個世界變得有點超現實主義的時候,她總是那麼輕鬆,那麼幽默,我從來沒有想到會像愛她那樣愛一件小東西。」

50多歲的臨床催眠治療師馬克·波萊特在封鎖後的頭幾個月里,獨自和一隻救援犬可可在伍斯特郡的雷迪奇度過。他說:「早上下樓就能看到它搖尾巴,這對我的幫助很大。我經常跟我的客戶說,狗是一個很好的榜樣。他們活在當下,享受每一分鐘。他們是正念的終極實踐者。」

10歲的英國鬥牛梗萊西一直是東約克郡就業顧問黛博拉•蒂利特的生命線。利特說,「她絕對是我精神健康的基礎」。2014年,她在被診斷出晚期腦癌幾周後離婚。從那以後,她就和來自巴特西貓狗之家的小狗萊西一起生活。

她補充道,「狗的直覺令人難以置信,當我覺得有點沮喪或孤獨的時候,萊西就會走過來,用鼻子頂著我的腿,或者把球丟在我腳邊,好像在說:『你好,出來玩吧。』」

蒂利特比最初預測的5年壽命活得更久。她想知道萊西是不是其中的一部分原因。那條狗似乎知道蒂利特病了。她說:「如果我出門去醫院看病,她就會顯得很痛苦,但如果我只是去商店就不會了。當我做完放射治療回來的時候,她會興奮得發狂。」

與另一個生命的接觸在封鎖期間變得更加重要。蒂利特說,「晚上坐在一起,感覺她的呼吸、心跳,還有一點點毛茸茸的溫暖,真是太舒服了,別介意她有點臭。你注意到的另一件事是,房子從來沒有安靜過,總是充滿活力,我認為這是一種極大的幫助。」

「熱狗」:  疫情封鎖讓人孤單難捱,偷盜寵物狗犯罪浪潮席捲英國

所有狗主人都精心地照顧著他們的狗狗,確保他們的寵物同樣感到幸福。但飆升的需求,以及同樣飆升的價格,讓犯罪分子無法抗拒從事非法交易。

基爾大學講師艾倫說,輕罰是問題的主要原因。在2015年至2017年期間,英格蘭和威爾士警方向艾倫報告的偷狗案有所增加,而與偷狗有關的法庭指控反而從64起降至僅39起。艾倫說,即使立案,偷狗的罰款也只是一隻狗轉手價值的一小部分。

艾倫支持一項將偷竊寵物歸為特定罪行並判處監禁的運動。他今年4月發起的請願活動已經收集了6萬多個簽名。「這是為了保護動物,要意識到這些有感情的家庭成員不僅僅是商品。」艾倫說他不敢想像被偷的狗和狗主人會有多麼傷心。

布萊恩·卡弗警官是薩福克郡警察的農村犯罪小組的成員,該小組正在調查五道狗舍的突襲行動。他說,犯罪分子是本地的,有組織的,僅在薩福克就至少每周犯罪一次。西班牙獵犬似乎特別受歡迎。他說,花園大門上留下的神秘粉筆記號似乎和西班牙獵犬的家很相配。

除了盜竊案,封鎖還助長了非法小狗交易。在過去的10年里,皇家防止虐待動物協會已經回應了近3萬份關於這個骯髒行業的投訴,通常涉及有組織犯罪。不幸的是,為了對抗它而制定的規則,由於需要保持社交距離而被削弱了。

「熱狗」:  疫情封鎖讓人孤單難捱,偷盜寵物狗犯罪浪潮席捲英國

經過十年的努力,「露西法案」於今年4月在英國生效。該法律規定,任何養小狗者必須通過繁育中心或收養中心。繁育中心必須將幼犬和狗媽媽一起展示給買家。但是,在封鎖期間禁止家訪。雖然可以通過視頻溝通,但是小狗也可以在公共場合進行傳遞。即使買家知道該注意什麼,在瀏覽分類廣告和寵物交易網站時,也很難確定哪些小狗擁有合法來源,哪些可能是被盜的。

五道狗舍的弗朗西斯表示,他會懷疑在網站上出現的任何關於小狗的廣告,尤其這些廣告來自一個剛剛加入該網站、只列出一條信息的賣家。很快就能找到一個這樣的賣家。

在記者按價格篩選數千條促銷廣告的那天,最貴的狗是一隻價值5500英鎊(5萬人民幣)的英國鬥牛犬。它的賣家是在封鎖期間加入的,只有一個廣告。記者給賣家發了信息,要求談談那隻狗,沒有得到回復,但三分鐘後,廣告被撤下了。如果將這隻小狗的圖片逆向搜索,就會發現這隻小狗曾在另一個分類網站Gumtree上以6500英鎊(5.9萬人民幣)的價格出售。該廣告也已撤回。

網站在收集信息的同時,它已經對用戶進行了評估。該公司表示,在封鎖期間,其每月頁面訪問量已從1000萬次飆升至1800萬次。該公司表示,其「信任與安全」團隊努力阻止可疑廣告,首次銷售的人數「沒有顯著增加」。一名發言人在電子郵件中表示:「我們將永遠不會停止提高平台安全性的努力。」

批評者說,快速售出的小狗不僅鼓勵盜竊,而且還會讓那些沒有意識到小狗風險的主人感到不安。

狗狗行為訓練師的需求量大大增加。紐卡斯爾從事「狂吠犬訓練」的唐娜•康納利現在通過視頻電話提供培訓,據她說,「大約六周前,這裡簡直瘋了。」

康納利預測,隨著封鎖措施放開,民眾逐漸擺脫封鎖,狗主人呆在家裡的時間越來越少,許多狗狗將會患上分離焦慮症。她建議現在就開始過渡。技巧包括把狗狗最喜歡的玩具拴在另一個房間里,讓狗狗知道主人就在不遠處的情況下靠近那個玩具,這隻狗會慢慢地學會遠離主人。

康納利說,她已經聽說有封鎖期間的狗被送到了收容中心。巴特西中心的收養和福利經理貝基·麥克弗預測,經濟壓力、毫無準備的主人和分離焦慮可能會導致被遺棄動物的大量湧入,「現在可能是暴風雨前的平靜。」

尼爾非常了解安妮作為治療狗的潛力。安妮應該開始接受進一步的培訓,成為一名為患有焦慮症的兒童提供幫助的寵物。現在是小博爾最需要安妮的時候。尼爾和他的妻子把這個消息推遲了幾天再告訴孩子們。這個消息導致了很多眼淚和疑問,「安妮和貝特西得到了怎樣的待遇?誰在照顧他們?對於博爾來說,甚至都很難理解發生了什麼。」

與此同時,沒有被偷走的金毛獵犬「風暴」,也不再像是他自己。尼爾說:「他很緊張,很想念他的朋友。」他不知道他們一家是否還能再見到他們的狗。他能理解這種對犬類關係的渴望,但是他不希望這會給像他這樣的狗和家庭帶來風險。「我知道,狗從來沒有心情不好,如果你情緒低落,他們會讓你振作起來。它們只會讓你心情變好。」


#疫情#,#英國狗盜竊案#,#寵物交易#


譯者:carrie

責編: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