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總部為什麼陳列中國成昆鐵路象牙雕刻

4192 人參與      分類 : 科學  


聯合國總部為什麼陳列中國成昆鐵路象牙雕刻


如果有人問你,請你選擇三件事情來代表人類在20世紀創造的偉大奇蹟,你會說哪些?

我們看聯合國給出的答案是,前蘇聯第一顆人造衛星上天,美國阿波羅宇宙飛船帶回來月球岩石。這兩項上天的傑作首次使人類跨越了外太空,代表了上個世紀人類的最高科學成就,理所當然地應該入選。

但是聯合國選出的第三件大事竟讓人有些詫異。那就是始於1958年底開始建設的中國成都到昆明的鐵路工程。這不是愚人節開的玩笑。現在你如果到紐約的聯合國大廈總部,就會親眼看到中國成昆鐵路的一件象牙雕刻藝術,月球岩石,前蘇聯人造衛星的模型都在這裡展出,每一天都會有各國的人在大廳裡頭觀看這些稀世珍寶。這珍貴的象牙藝術精品,濃縮了中國在險峻山區修建了一條鐵路幹線的偉大創舉。

聯合國總部為什麼陳列中國成昆鐵路象牙雕刻


聽來不可思議,與上天的前兩項成就相比,修鐵路似乎再怎麼辛苦無非也是地表工程。而且,全世界範圍內艱苦的鐵路工程也絕對不止一兩條。成昆鐵路到底有哪些不同尋常,能夠入選聯合國的獎項?這件象牙雕成的成昆鐵路是當年中國政府送給聯合國的兩件珍貴禮物之一。另一件禮物就是一副大型的工藝掛毯,上面繡的是我們中國的萬里長城。

聯合國總部為什麼陳列中國成昆鐵路象牙雕刻


成昆鐵路與長城這兩個同時出現在聯合國總部大廈內的中國意象引起了人們很多的聯想。與萬里長城一樣,成昆鐵路工程浩大,創造了令人矚目的奇蹟。與長城一樣,成昆鐵路對沿線乃至整個中國的政治、經濟、軍事、外交都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為了修築這條鐵路,無數中華兒女付出了艱辛的代價,甚至犧牲了自己的生命。而更重要的是。與萬里長城一樣,成昆鐵路已經幻化成了一種民族自豪感和民族精神的象徵。自尊,自強,自立、勇敢、甘於奉獻,敢於犧牲,再也不受外族的欺凌。

聯合國總部為什麼陳列中國成昆鐵路象牙雕刻


毛主席運籌帷幄,謀劃「大三線」建設

歷時12年,一項宏偉深遠的戰略決策,又是一部壯烈卓絕的中國英雄史詩。

四川古來陸路交通崎嶇難行,水路上險灘重重,自古以來對外交通都極為不便。古時候,長江可以說是走出四川盆地的唯一通道。但長江流經四川東部時。便形成了一系列的峽谷。峽谷蜿蜒縱橫,水流湍急,不利於航行。長江上游危岩千尺,河槽縱橫,險象環生,礁石林立,水流千迴百轉,航道彎曲而狹窄。船行極有風險。

聯合國總部為什麼陳列中國成昆鐵路象牙雕刻


長江南部又有烏江天險在那裡阻隔。烏江水勢洶湧,多險灘,被視為水上交通的畏途。盆地北部僅有在懸崖峭壁上鑿成的木板棧道,人行其上晃晃悠悠,險象環生。西南的高山峽谷之間以索道相連,西北多高原,川西雪山望去更是一片茫然。

因此唐代大詩人李白留下了「蜀道難,難於上青天」的詩句,成為中國古代歷史交通的真實寫照。毫無疑問。如果在巴山蜀水之間修建鐵路,無疑會極大地改變四川盆地連接西南邊陲的交通環境。但是新中國建立以後,有那麼多急切上馬的工程。有那麼多迫切的民生要改善。作為共和國的當家人,毛澤東主席當然更要權衡如何讓有限的資金用在刀刃上。而如果修建規模如此龐大的成都到昆明的鐵路,其耗費的資金將是天文數字。毛澤東不會不清楚這一點。

聯合國總部為什麼陳列中國成昆鐵路象牙雕刻


上世紀50年代到底發生了什麼?在全國的資源紛紛向西南邊陲傾斜,從而讓意向中的成昆鐵路建設成為毛澤東心中的刀刃。他說過,成昆鐵路一天不修好,我毛澤東一天睡不好覺。是什麼原因讓黨中央、中央軍委不惜調動大軍,一定要把成昆鐵路修建成功。

時間倒退到1964年。國際形勢發生了重大變化,新中國剛剛走出三年自然災害的困境,又面臨著沉重的國際壓力。中蘇已經分道揚鑣,並且有演變為敵對立關係的趨勢。雪上加霜的是這年的八月份,美國第七艦隊125艘軍艦,600多架飛機開進我國的北部灣,全面介入了越南戰爭。

戰火已經燒到了家門口,經歷過戰爭的卓越領導人當然明白,戰爭中首要的是生存,眼前的戰火威脅迫切而具體,一旦開戰,中國廣袤的大片平原就會變成一馬平川的戰場。

聯合國總部為什麼陳列中國成昆鐵路象牙雕刻


由於地理和歷史的原因,新中國70%以上的工業分布在東北和東南沿海地區。這種工業布局在戰爭當中顯得非常脆弱。東北的重工業完全處於前蘇聯轟炸機和中短程導彈的覆蓋範圍之內。在東南沿海地區,以上海為中心的華東工業區則暴露在美軍航空母艦的有效射程之內。一旦戰爭爆發,中國的工業乃至整個國民經濟體系將會很快的陷入癱瘓。

一部恢弘的中國「大三線」史詩,一首氣壯山河的鋼鐵交響曲,發軔於毛澤東的「備戰、備荒、為人民「」的縝密思考。8月30日,中央做出了將一部分對國家經濟及國防建設有重大意義的電子、能源、航空、兵器等相關工業相繼內遷西南、西北等戰略縱深地區的決定。這場工業大搬家,被定名為中國的「大三線建設」。

聯合國總部為什麼陳列中國成昆鐵路象牙雕刻


僅僅一個多月,「大三線」建設就已經全面展開了,在四川和西南部署在全套獨立完整、門類齊全互相協調,使用實戰的交通能源基礎工業及國防工業體系,用心實在良苦。

為中華民族製作備份大三線建設前期的最重要的一幕,就是「兩基一線」,兩基就是以重慶為中心常規兵器工業基地和以攀枝花為中心的鋼鐵工業基地。一線就是修建成昆鐵路幹線。

這條長長的鐵路啊,為人類在險峻複雜的山區建設鐵路提供了思路,堪稱是世界鐵路史上的輝煌奇蹟。而創造這奇蹟的是一群普通的解放軍官兵,一群20歲上下為主體的年輕的鐵道兵隊伍。


聯合國總部為什麼陳列中國成昆鐵路象牙雕刻


成昆鐵路是怎樣勘測設計的

1952年底一支由鐵道兵和地方七人小組組成的分隊從宜賓出發,沿著金沙江而上,開始了成昆鐵路首次的實地勘測。

小分隊成員中有國內一流的選線專家和地質構造專家,有彝族人當嚮導。當時勘測隊一天行走十公里,夜裡就寄宿在山洞或者露營。他們打著手電筒寫資料,用背包當桌子。

翻山越嶺時,常常手腳並用,其中一名藏族嚮導手一滑就落進了萬丈深淵。前進的道路上註定了艱險。在涼山勘測時,晚上下起了大雪,他們找到了一些無人看護的羊圈。天氣實在太冷,於是每個人就抱起了一隻羊來取暖。人一抱,羊就叫了起來,驚動了不遠處的主人,彝族主人當時就開了槍。彝族嚮導急忙用方言說明情況以後。彝族主人請他們進屋殺豬喝酒。

聯合國總部為什麼陳列中國成昆鐵路象牙雕刻


誤會消除了,小分隊也暫時安頓了下來。本來以為這是一出喜劇,誰知道有一天隊員們上山勘測,只留下一個人守在鑽井機和帳篷里的大量器材,等他們晚上回來時,卻看見那名留守隊員犧牲在了鑽機旁,帳篷里的兩支槍也被土匪搶走了。

幾年當中,技術人員徒步勘測了相當於鐵路線長度十倍的一萬多公里的山川,先後派出了5000多名地質測繪人員和技術人員進行了1500平方公里的地質勘測。經過了300多個不同方案的淘汰,最終提出了成昆鐵路三條線路方案。

聯合國總部為什麼陳列中國成昆鐵路象牙雕刻


修建一條鐵路並沒有人們想像中的那麼簡單,這些歷史的真實記錄讀起來有些無聊和乏味,勘測的數字也是枯燥的,不是專業人員估計都會被直接忽略到,但這些數字的背後都是前期測繪人員深一腳淺一腳,一步一步丈量出來的。

一個人的一生能幹成的事情不多,僅僅這些早期的測繪工作就可能會耗費掉一個人寶貴的青春。這些測繪資料對於修建鐵路是不可或缺的,而這些往往是幕後的工作,對於修建者來說,自己的名字能否被記住不是最重要的。偉大的成昆鐵路,我也是建設者,這樣的評價也就夠了。

東中西三條線路的方案被提出以後如何取捨,蘇聯專家堅持認為,三個方案中只有中間可行,另外兩條線路尤其是西線根本就無法修建鐵路,這種觀點基本佔據了當時的上風。

聯合國總部為什麼陳列中國成昆鐵路象牙雕刻


但是誰也想不到的是,就在大家討論不休的時候,一個意外的情況扭轉了線路的爭論。一億噸的鐵礦石儲量在南京大學徐克勤教授帶領學生髮現攀枝花一帶有豐富鐵礦石的儲量,這一重大發現成為修建成昆鐵路西線的根本原因。

早在1935年底,北平地理研究所一位先生突然被派往會理,意外的發現是這裡並沒有想像中駭人聽聞的河流斷流景象。這裡的大山是那樣的荒蠻。有一天地質隊員的地質錘忽然在朱家寶山頭的石頭上敲擊出了星星點點的火星。而這塊兒石頭對地質錘的引力極強。當時就斷定為磁異常,後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這把地質錘敲出了一個巨大的礦藏。

1940年8月,這些地質隊員們去找礦,果然發現了鐵礦苗頭,他們不禁欣喜若狂。他們採集鐵礦石標本,用了足足六匹馬拖回了西昌,經化驗認定礦石里有鈦金屬。

聯合國總部為什麼陳列中國成昆鐵路象牙雕刻


接著,地質錘又在那裡發現了儲量可觀的煤炭。測試結果蘊藏量至少有一億噸之多。攀枝花這個巨形的寶藏,初步探明儲量和綜合利用的價值為七億噸,鐵礦石的儲備量三億噸,煤礦的儲備量以及鉬鎳金鉑族稀有金屬和非金屬礦等51種,同時周邊地區還有幾十億噸的遠景儲備。

中國興奮了,在西南的崇山峻岭深處,在這個以攀枝花命名的城市原來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聚寶盆,突如其來的重大發現震動了新中國的決策者,與今天不同的是,新生的國家是多麼需要這些鋼材呀,造槍造炮需要鋼材,修建鐵路需要鋼材,共和國到處都在建設,人們憧憬著在這裡建設一個巨大的鋼鐵基地,再用火車把這些鋼材源源不斷的運出來。有了這些鋼鐵,國家的實力就會大大增強。

聯合國總部為什麼陳列中國成昆鐵路象牙雕刻


問題清楚了,哪一條線路經過攀枝花這座城市,成昆鐵路就順著哪條線路來修。西線是唯一能夠經過攀枝花市的設計方案,爭論戛然而止。周恩來總理親自拍板,成昆鐵路線要順著川西這條線開發。穿過幾十年的歷史迷霧。我們終於找到了成昆鐵路為什麼要大拐彎兒的原因。

但正如我們一再強調的那樣,任何決策都離不開時代的大背景。如果你或者父輩們經歷過大量鋼鐵的特殊時代,你就會明白新中國對於鋼鐵的渴望之極,而不是像今天這樣的鋼鐵產能嚴重過剩。

聯合國總部為什麼陳列中國成昆鐵路象牙雕刻


讓規劃者預料不到的是鐵路線雖然只是多拐了200公里,但是西線開發的險峻確實是超出了人們所能想像的險峻。這條線路的設計是由海拔500米的川西平原沿著大渡河、牛日河而上,進入荒涼的大涼山,穿越海拔2200多米的沙木拉達隧道以後,沿著安寧河、雅礱江再下行到海拔1000米左右的金沙江河谷里,再沿著龍川江上行至海拔1900米的滇中高原。

聯合國總部為什麼陳列中國成昆鐵路象牙雕刻


換句話說,這些落差極大的地區,大都是沿著大裂帶發育的構造河谷,由於地質構造運動的影響,有500多公里位於地震烈度七至九度的地區,河流峽谷兩岸分布著數百米高的陡壁和懸崖,較大的滑坡帶近200處,危岩落石近500處。總而言之,成昆線要穿越大斷裂帶,涉及難度之大和工程之艱巨,都是前無古人世界罕見的創舉。

聯合國總部為什麼陳列中國成昆鐵路象牙雕刻


曾幾何時,一些外國人得知中國要在這裡修建一條鋼鐵大動脈,無不嘲笑著說,中國人簡直是瘋了,有的權威甚至預言,即使建成了鐵路,狂暴的大自然也必將使它變成一堆廢鐵。中國人有志氣,一定要用事實粉碎這無恥讕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