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一戎︱對科學和技術研究的理解

4870 人參與      分類 : 科學  

吳一戎︱對科學和技術研究的理解

「我國廣大科學家和科技工作者有信心、有意志、有能力登上科學高峰。希望廣大科學家和科技工作者肩負起歷史責任,堅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經濟主戰場、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人民生命健康,不斷向科學技術廣度和深度進軍。」

9月11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科學家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在社會各界持續引發熱烈反響。

中科院空天信息創新研究院認真學習了習近平總書記在科學家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結合科研實際,深刻認識到科學研究必須堅持需求導向和問題導向,解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等面臨的主要問題,集中力量開展攻關。

今天與您分享中科院院士、空天信息創新研究院院長吳一戎在研究生論壇上的報告內容,與君共勉。

吳一戎︱對科學和技術研究的理解

主要觀點:

  • 我們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需要建設世界科技強國

  • 青年科技人員要分清哪些是科學、技術與創新

  • 一定要站在世界科學技術的潮頭

  • 漸進式技術發展是非常重要的

  • 創新就是沿著前人的路更智慧地走得更遠

  • 中國科研方向的選擇就是面向解決中國問題

我們比任何時期

都更需要建設世界科技強國

吳一戎︱對科學和技術研究的理解

中國工業發展的歷史大致經歷了向西方學習近現代工業、追趕和跟隨、跨越到並跑三個發展階段。經過多年積累,中國產業的全面性,使得我們同發達國家形成全面競爭;在不少關鍵產業位列世界前列,並保持較快增長;與此同時,我們在重大產業、戰略產業和關鍵領域的核心技術和標準等方面,相當部分仍然由西方國家掌握和引領,先進技術處於並跑階段,核心技術基本上屬於追趕階段,複製成熟的關鍵技術多,創新戰略性新技術少。

十九大提出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一個標誌就是躋身創新型國家前列。國家已經明確提出創新驅動發展,用現在科技改造傳統產業,實現產業升級,使國家得到更好發展。科學技術在這個過程中至關重要,是發展的關鍵。年輕科技人員將是實現這一目標的主力軍。

整體來說,中國工業、經濟社會發展要靠創新科技!中國要強盛、要復興,就一定要大力發展科學技術,努力成為世界主要科學中心和創新高地。新冠疫情將改變當前的世界格局,我們要對中國社會經濟的發展充滿信心。我們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當最新的科學發現和技術發明,都由中國人產生,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就達到了,這是我們努力的目標。

科技人員要分清

哪些是科學、哪些是技術、哪些是創新

吳一戎︱對科學和技術研究的理解

我們常說科技發展,其實把科學與技術混為一起。以我們所熟知的相對論、白熾燈和蘋果手機為例,哪些屬於科學、哪些屬於技術、哪些屬於創新,青年科技人員要嚴格將其分開。

狹義的科學指的是自然科學,科學是發現,是自然界固有的。技術是人類的創造發明,不是自然界所固有的。現今的技術發明都源於科學的發現,是在科學指導下進行技術發明,這是科學與技術的關係。

歷史上很長時間裡,技術並非完全在科學指導下發明,也可以通過長期實踐來獲得。如中國古代瓷器,那時我們並不知道化學,但是卻利用高嶺土燒出精美瓷器。今天,當我們掌握了科學,技術發明就一定要在科學指導下進行,不能蠻幹,不能再像古人那樣通過大量實驗來獲得技術,那樣是低效的,得不到好的結果。

創新是把新的想法和新的發明變成有用的成果,其任務在於創造價值。創新要有結果。可以說,相對論是科學發現,白熾燈是技術發明,蘋果手機是創新。分清這些概念,我們今後的工作才能更高效、更準確。

我們一定要

站在世界科學技術的潮頭

吳一戎︱對科學和技術研究的理解

一項技術發明帶動的是產業發展。上世紀90年代初,國際上已有DLP技術,就是現在的投影儀,而我們還在研製CRT(陰極射線管)投影儀的時候,國外影院都已將DLP為主流產品,其發明人Larry J.Hornbeck因此獲得奧斯卡獎。突然之間,我們的項目被沖的無影無蹤。這是活生生的例子。所以一定要站在世界科學技術的潮頭。

與當年不同,今天我們已經進到潮頭,了解國際上做什麼,只要沿著方向去做,一定能有創造、有發明。技術是不斷發展的,漸進式技術發展是非常重要的

新就是

沿著前人的路徑更智慧地走得更遠

吳一戎︱對科學和技術研究的理解

科技創新是中國的必答題。什麼是創新之路?無論哪個領域的世界前沿,都有眾多人關心,所以不能抱著別人的想法我不碰的想法,追求曲高和寡。實際上,沒有人能獨闢蹊徑,在沒有前人做的領域獨樹一幟。

複製別人的結果是抄襲、山寨。創新,就是要沿著前人的路徑更智慧地走得更遠。不要怕站在別人的肩膀,不要怕沿著別人的道路走,我們追求的是走得更遠。

創新不是百米賽跑,不是馬拉松,而是用百米高速跑馬拉松。創新是拿金牌,不是周末長跑的愛好者。青年科技人員要下定決心做創新,非常不易,要立下志向,不拿金牌不收兵。

中國科研方向的選擇

就是面向解決中國問題

吳一戎︱對科學和技術研究的理解

中國科研方向的選擇,就是面向解決中國問題。我們的科研不能止於論文,最近大家常議話題「去四唯」之一,不是反對發表論文,而是反對唯論文。

做科研,不要認為論文發表就是科研工作的結束。真正解決問題,還有很長的研究鏈條要走,必須把「數學+科學+技術科學+工程技術」串起來。所以要樹立觀念:不能簡單止於論文,不能養成習慣做完論文就結束的習慣,要在更長鏈條上考慮問題。比如看看數學家有什麼新的成果,這些成果能否往後做,技術能否轉換到工程,形成更長的創新鏈條。

創新深埋於應用之中,不要反感應用,投入應用才能發現其中的理論方法。不要認為解決中國問題就是中國水平。現在所有的中國問題就是世界問題,解決中國問題同樣是世界水平。如中國灰霾問題無疑是世界性問題,解決中國問題是現階段的選擇。

建議科技人員要常看看技術出現的刺激曲線圖:當創新產生新技術,在發展初期有先驅;在上升期會有很多投資支持技術發展;當創新工作達到頂峰,開始下降,也就沒什麼資金支持;這時候有個拐點,就是技術轉移到產業,能夠盈虧平衡。創新的關鍵點,一個是先驅,一個是拐點,最後迎來大市場。

吳一戎︱對科學和技術研究的理解

給青年人推薦一本書

吳一戎︱對科學和技術研究的理解

中國科學院空天信息創新研究院劉昶研究員撰寫的書《一萬個萬一》,這本書是寫給理工學生創新的書,核心是創新概率很小。推薦這本書是給大家過來人創新的規律、要素,希望大家少走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