昱見|能不能得諾貝爾獎另說,特朗普辦外交確實有「怪招」

2428 人參與      分類 : 科學  

特朗普又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了。

當地時間9月11日,瑞典議會議員馬格努斯·雅各布森宣布,他提名特朗普成為2021年諾貝爾和平獎的候選人,理由是塞爾維亞和科索沃「通過在白宮簽署的合作協議,為實現和平與經濟發展而共同努力」,這是特朗普一周之內第二次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

昱見|能不能得諾貝爾獎另說,特朗普辦外交確實有「怪招」

根據諾貝爾他老人家當年的遺囑,諾貝爾和平獎獲獎者以挪威議員私人身份提名,一般來說,由於議員們都比較「高冷」,不喜歡人云亦云,所以幾名議員在短時間內提名一個人的情況是很少見的。特朗普能在短時間內連續被提名,確實值得他連著發幾條推特吹一吹。

但特朗普真的能拿到諾貝爾和平獎嗎?有點懸。

1

美國《大西洋月刊》上周末發表了知名「大白左」格雷姆·伍德先生的文章,他說如果諾貝爾和平獎真頒給特朗普,倒不如暫停頒獎或者取消算了。

對於特朗普被提名這事兒,伍德先生在文中甚至直接開罵特朗普是「暴君」。所以,無論有多少人提名,瑞典的諾貝爾獎委員會都不太可能把和平獎頒給特朗普。因為白左們對這個人更恨之入骨,他們寧可把和平獎頒給啥也沒幹的奧巴馬,或者「停課鬧環保」的本國少女,再或者爭取同性戀權力的啥啥人,也不會把這個獎給特朗普,這跟他們一貫的白左立場不符。

昱見|能不能得諾貝爾獎另說,特朗普辦外交確實有「怪招」

請牢記,任何評獎都有黑幕,諾獎也不例外,尤其是和平獎這玩意兒。說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說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

老特犯到這幫人手裡,不服不行。

2

但得不上歸得不上,特朗普到底值不值一個諾貝爾和平獎?

或者說,如果你是美國人,特朗普這四年的外交政績究竟值不值得點個贊?

在昱弟看來,如果站在西方人的立場上,其實還是蠻值得的。

確切地說,自上世紀八十年代的里根總統之後,美國還沒出現過像特朗普這麼會辦外交的總統。

眾所周知,當今世界上有三個火藥桶:巴爾幹、中東和朝鮮。在特朗普前任奧巴馬當政的時代,這仨火藥桶基本處於此起彼伏、連續爆炸的狀態。

你要是當初關注國際新聞,一定印象深刻:什麼朝核危機、伊朗危機、敘利亞危機、「伊斯蘭國」問題,手持諾貝爾和平獎的奧巴馬同志除了走狗屎運幹掉一個本·拉登,八年中基本沒幹啥配得上這個獎的貢獻。

2017年年初奧巴馬跟特朗普在白宮交接班時,兩人由於不對付基本沒怎麼交流,但臨走前奧巴馬還是憂心忡忡地警告了特朗普一句:「朝鮮半島在你任內一定會爆發戰爭,請做好準備。」

如今四年過去了,奧巴馬的警告沒見有實現的影子,不知他當年有沒有預見到特朗普會連任。

事實上,不僅朝鮮這幾年基本不大鬧了,世界上另兩個火藥桶也在特朗普任內趨向和平:

中東方面,不僅「伊斯蘭國」銷聲匿跡,以色列也跟阿聯酋、巴林等國相繼簽署了和平協議,將與這些國家全面建立外交關係。這兩份協議的意義絕對是史詩級別,因為它給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的和解創立了先例,下一步沙特、埃及等國也很有可能如法炮製,阿以問題眼看就要解決了。

想當年,柯林頓、小布希和奧巴馬這三任總統綁一塊,準備給巴勒斯坦上百億美元援助才能擺平的事兒,到特朗普這兒居然這麼輕鬆。

此外,就如同挪威議員所說的一樣,特朗普還捎帶手解決了巴爾幹問題。塞爾維亞和科索沃在美國的主導下籤署和平協議,意味著「巴爾幹火藥桶」的雷管被拆除了,以後俄羅斯、土耳其藉助該問題插手巴爾幹事務的空間正在急劇縮小,這些「域外大佬」退場後,巴爾幹的和平即將來臨。

任內見了金正恩、搞定了中東、搞定了巴爾幹,既往的美國總統但凡能幹成其中一件就是了不起的功績。所以嚴格來說,特朗普應該拿三個諾貝爾和平獎才對。

3

問題是,他是怎麼辦到的?

其實說來也簡單,無非因為他是個商人,商人談判是要講技巧的。這個商人重新給美國政客們普及了一些政商通用的常識性技巧。

比如,談判時不能露底牌。

商業談判中,「標底」是絕對的商業機密。但美國自冷戰以後,由於成了唯一的超級大國,很多外交基本技巧都忘了。比如奧巴馬時代,在處理敘利亞問題、朝鮮問題和伊朗問題時,都是把談判條件直接亮給對方:符合我的什麼什麼條件,咱們才能開始接觸。如果你做了什麼什麼,我就要動武。

這麼談判是非常蠢的,因為這會讓對方完全預判到你的行動。像朝鮮、敘利亞和伊朗,在奧巴馬亮明底牌後,不約而同都採用了一種「中間政策」:既不滿足美方給出的談判條件,也不觸犯美國動武的紅線,就在這上下兩個區間之間來回折騰,於是這些地區就事件頻發,奧巴馬一點招都沒有。

是的,奧巴馬時代的外交就是這麼蠢。

甚至2016年,敘利亞化武危機時,敘利亞政府明明已經踩了他劃的紅線,奧巴馬磨嘰半天也沒敢真動手,搞得美國威嚴盡失。

而特朗普上台之後立刻糾正了這種做法。商人么,當然知道不能把價碼底線投給對方,所以他一方面降低了接觸的底線:對金正恩、阿薩德和魯哈尼,特朗普的表態都是「願意在任何時候同對方見面」(其中特金會還真的被他搞成了)。

昱見|能不能得諾貝爾獎另說,特朗普辦外交確實有「怪招」

但這些國家究竟達到什麼條件,雙方才能和解;它們做了什麼,美國就會動武,特朗普是堅決不透底的。價碼講得太明白、給伊朗好處太多的伊核協議他上來就廢了。2017年敘利亞有點小動作,他直接幾個導彈打過去。伊朗將軍蘇萊曼尼做法過線,特朗普也是說斬首就斬首。

特朗普的這些做法,初衷並非好戰,而是讓對方摸不清自己的底線:你不知道我的紅線在哪兒,所以你最好啥也別鬧,老老實實待著。

什麼是戰略威懾,這就是戰略威懾。

事實證明,這一招對朝鮮、敘利亞和伊朗是非常有效的。這些國家論軍事實力,相比於美國其實都處於明顯劣勢,其實不敢打。美國一方面打開了談判的大門,一方面又模糊了動手的紅線,反而讓他們都消停了。

再比如,有什麼事別跟馬仔磨嘰,直接跟幕後老大談。

商人都知道,想談成事情,跟前台那些「白手套」公司耍嘴皮子是沒用的,一定是雙方的幕後大佬直接出面,才能達成最終協議。國際外交中也是如此,很多區域衝突其實不過是幕後大國爭衡的「白手套」,但冷戰之後的美國由於長期獨霸,覺得天下除了它再無大佬了,就把區域衝突只當區域衝突解決,老大一個國家,卻執著於跟「馬仔」博弈。

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是奧巴馬時代跟巴勒斯坦解放組織談判,奧巴馬的中東特使一直是個低聲下氣的「乞和」姿態:給多少錢多少地,你們能不鬧啊?50億美元夠不夠?100億美元夠不夠?

巴解組織沒辦法告訴奧巴馬的是,給多少錢他們都和不了。因為巴解組織背後是約旦、沙特等阿拉伯國家,它存在的意義就是代替廣大阿拉伯國家跟以色列鬧,並借著以色列跟美國鬧。

阿拉伯國家要借巴解組織跟美國討價還價,這才是所謂「巴以問題」難辦的根源所在。要是真的「和平」了,巴解組織的存在價值也就沒有了,所以巴以和平絕對不會通過這個「工具人」實現。

特朗普上台後,毅然繞開巴解組織,直接去跟阿拉伯國家對線。2017年5月特朗普訪問沙特時,召集十多個阿拉伯國家高層開了個「小會」,就傳達了一個意思:美國要跟阿拉伯國家構建「新關係」——今後諸位有什麼要求直接跟美國老大提,別再靠支持巴解甚至「伊斯蘭國」來鬧妖了。

昱見|能不能得諾貝爾獎另說,特朗普辦外交確實有「怪招」

話題這麼一談開,加上特朗普同時期在敘利亞一套恩威並施,阿拉伯國家立刻明白這是啥意思了。你看這幾年,阿拉伯各國都爭著跟以色列搞雙邊談判,什麼種族問題、宗教問題立馬都不是事兒了,更是一點都沒考慮巴解的觀感。

類似的情況其實還有烏克蘭問題,特朗普上台後跟普京見的那幾次面弄得美國國內白左們很不爽,但那幾次會面真的很頂事,美俄之間談開了,烏克蘭前線立馬就不鬧了——只要俄羅斯的國家安全得到特朗普的保證,普京還成天攛掇東烏克蘭獨立幹啥?畢竟自己家餘糧也不多了。

其實特朗普這些「商人招法」,說來說去本來也沒啥,政治是經濟的上層建築,商人會的這些談判招數,政治家本來也都該會才對。

但問題在於,冷戰之後美國過於強大。所謂「重劍無鋒,大巧不工」,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這些傳統的外交技巧都喪失了價值。相反,一個霸主如果用太多的外交招數,反而會有損它的威信。

於是美國就主動封印了外交伎倆,在最近二十年中安心做那個外交上「笨笨」的霸主,成了我們所熟悉的那個樣子。

但問題是,如今美國實力相對下降了,需要重新學習外交技巧。此時,奧巴馬這樣的政客反而都不會耍了。

這時特朗普出現了,他的意義,就在於能突破成見,成功重啟了那些大國應該善用、而霸主所棄用的外交技巧。

實踐證明,被外交技巧重新武裝起來的美國,其力量依然是可怕的——特朗普僅用了四年,就擺平了幾個熱點區域的問題,接下來該真正的大國博弈了。

所以,不管諾貝爾和平獎該不該給特朗普,美國人自己確實該給特朗普頒個獎,表彰他讓這個國家重新學會了「辦外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