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NOTE-013研究:帕博利珠單抗可使複發/難治性cHL患者獲得持續緩解

2020-10-16 14:33:59 2666 views
摘要

參考資料:Philippe Armand, John Kuruvilla, Jean-Marie Michot, et al. KEYNOTE-013 4-year follow-up of pembrolizumab in classical Hodgkin lymphoma after bren

KEYNOTE-013研究:帕博利珠單抗可使複發/難治性cHL患者獲得持續緩解KEYNOTE-013研究:帕博利珠單抗可使複發/難治性cHL患者獲得持續緩解

大多數經典型霍奇金淋巴瘤(cHL)患者在一線聯合化療後(無論是否接受放療)可實現治癒。一線治療後複發或難治的患者可接受挽救性化療,如果符合條件,化療敏感的患者可進行自體造血幹細胞移植(ASCT)。挽救性化療或ASCT後複發的患者,可以再次進行化療或使用維布妥昔單抗(Brentuximab vedotin,BV)進行治療,但預後普遍較差。

KEYNOTE-013研究(NCT01953692)和KEYNOTE-087研究(NCT02453594)的結果顯示,程序性死亡受體1(PD-1)抑製劑帕博利珠單抗在複發/難治性cHL患者中具有較強的抗腫瘤活性。根據KEYNOTE-087研究的結果,帕博利珠單抗已獲美國FDA批准用於治療成年和兒童複發/難治性cHL。然而,其單葯治療cHL的緩解持久性和安全性仍有待確定。

為了了解帕博利珠單抗治療cHL緩解持久性和安全性,Philippe Armand教授團隊對KEYNOTE-013研究中cHL隊列進行了中位>4年的長期隨訪,其研究結果於近期發布在Blood Advances雜誌上。小編將主要內容整理如下,供廣大讀者參考。

關鍵點

KEYNOTE-013研究:帕博利珠單抗可使複發/難治性cHL患者獲得持續緩解

在長期隨訪中,帕博利珠單抗使經過多線治療的cHL患者獲得持續緩解。

在長期隨訪中,帕博利珠單抗在經過多線治療的cHL患者中表現出良好的安全性。

研究方法

該研究納入了不適合或拒絕ASCT、BV治療後疾病進展(PD)或對BV治療無反應的cHL複發患者。

患者每2周接受10mg/kg帕博利珠單抗靜脈輸注,持續2年或直到PD或出現不可耐受的毒性為止。根據研究者的判斷,患者在接受≥24周的治療且確認CR後接受≥2次劑量治療即可停用帕博利珠單抗。

主要終點為安全性和CR率。次要終點為客觀緩解率(ORR)、緩解持續時間(DOR)、無進展生存期(PFS)和總生存期(OS)。

研究結果

cHL隊列(31例患者)的中位隨訪時間為52.8(範圍7-57.6)個月。在18例反應者中,中位隨訪時間為52.7(範圍50-56.6)個月。既往治療的中位線數為5(範圍2-15)。

在統計數據截止時,6例患者(19%)已經完成了2年的治療,25例患者(81%)由於PD(15例,48%)、不良事件(3例,10%)、醫生的決定(3例,10%)、CR(2例,7%)、違反協議(1例,3%)或患者決策(1例,3%)而終止使用帕博利珠單抗。

22例患者(71%)發生治療期間出現的不良事件(TEAE),最常見的TEAE是腹瀉(7例,23%)、甲狀腺功能減退、噁心和肺炎(各4例,13%)。6例患者(19%)發生了3級TEAE,無4級或5級TEAE。3例患者(10%)因TEAE停葯(如圖1)。

KEYNOTE-013研究:帕博利珠單抗可使複發/難治性cHL患者獲得持續緩解KEYNOTE-013研究:帕博利珠單抗可使複發/難治性cHL患者獲得持續緩解

圖1

14例患者(45%)發生了免疫相關的AE和輸液反應,最常見的是甲狀腺功能減退(5例,16%)和肺炎(4例,13%)。3例患者(10%)發生了3級免疫相關AE(2例為結腸炎,1例為腎病綜合征)。

ORR為58%(95%CI:39%-76%),6例(19%)患者達到了CR,12例(39%)患者達到了PR(如圖2)。

亞組分析結果:ASCT失敗後接受BV治療的患者的ORR為69%(95%CI:41%-89%);ASCT失敗前接受BV治療的患者的ORR為57%(95%CI:18%-90%);不適合ASCT並且接受BV治療的患者的ORR為38%(95%CI:9%-76%);根據對首次治療的反應評估,首次治療難治和不難治的患者的ORR分別為55%(95%CI:23%-83%)和60%(95%CI:36%-81%)(如圖2)。

KEYNOTE-013研究:帕博利珠單抗可使複發/難治性cHL患者獲得持續緩解

圖2

在18例反應者中,中位DOR未達到(95%CI,3.7個月-未達到),預計DOR≥12個月、≥24個月和≥36個月的患者比例分別為70%、50%和50%。在反應者中,8例患者經歷了PD。6例獲得CR並停用帕博利珠單抗,其中3例隨後接受了異體造血幹細胞移植,1例接受ASCT後接受了異體幹細胞移植。12例患者達到PR並停用帕博利珠單抗,其中4例接受了異體造血幹細胞移植,1例接受了ASCT。

在所有受試者中,中位PFS為11.4個月(95%CI:4.9-27.8),24個月PFS率為30%。反應者的中位PFS為24.2個月(95%CI,6.4個月-未達到),24個月PFS率為50%。無反應者中位PFS為2.8個月(95%CI:1.5-6.5個月)。

在所有受試者中,中位OS未達到,24個月和36個月OS率分別為87%和81%。6例患者死亡,全部為無反應者。

研究結論

KEYNOTE-013研究長期隨訪的結果表明,在經過多線治療的複發/難治性cHL患者中,帕博利珠單抗單葯治療具有持久的抗腫瘤活性。

其他PD-1抑製劑治療複發難治cHL的II期研究(KEYNOTE-087和CheckMate 205)具有更大的樣本量,對反應率和安全性的評估更為可靠,其結果與KEYNOTE-013的結果相似(如,KEYNOTE-013和KEYNOTE-087的ORR分別為58%和72%,TEAE的發生率分別為71%和73%)。這說明KEYNOTE-013研究的長期隨訪結果可以可靠地反映帕博利珠單抗在該患者人群中的長期獲益。

參考資料:

Philippe Armand, John Kuruvilla, Jean-Marie Michot, et al. KEYNOTE-013 4-year follow-up of pembrolizumab in classical Hodgkin lymphoma after brentuximab vedotin failure. Blood Adv (2020) 4 (12): 2617–2622. https://doi.org/10.1182/bloodadvances.2019001367.

KEYNOTE-013研究:帕博利珠單抗可使複發/難治性cHL患者獲得持續緩解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