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頂尖科學家、斯坦福校長、企業家於一身,他成功秘訣何在?

2020-10-26 11:32:31 770 views
摘要

因與另一位計算機科學家大衛·帕特森教授合作“開創了一種系統的、定量的方法來設計和評估計算機架構,並對微處理器 行業產生了持久的影響”而獲得計算機領域的世界最高獎項“圖靈獎”。2006年,他成為全球頂尖高校美國斯坦福大學的第十任校長,並持續了到2016年。

他,是一個成功的計算機科學家。因與另一位計算機科學家大衛·帕特森教授合作「開創了一種系統的、定量的方法來設計和評估計算機架構,並對微處理器(RISC) 行業產生了持久的影響」而獲得計算機領域的世界最高獎項「圖靈獎」。

他,是一個成功的教育家。2006年,他成為全球頂尖高校美國斯坦福大學的第十任校長,並持續了到2016年。10年間,斯坦福誕生了許多學生創業俱樂部,並形成了師生共同創業、將學術成果商業化的氛圍。還將超過八千項學校專利授權給企業,為學校獲得了13億美元專利費。《紐約客》雜誌如此評價:「斯坦福大學裡的百萬富翁員工,也許比世界上任何一家大學都要多」。

他,是一個成功的企業家和投資者。他是雅虎和谷歌這兩個斯坦福學生創業最成功項目的早期投資者。自己創辦了兩家公司,包括晶元領域大名鼎鼎的MIPS,都成功被併購。2018年,他出任全球最知名的互聯網公司谷歌全球董事長。

今年10月30日,美國計算機科學家約翰·軒尼詩教授將應邀參與第三屆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並發表關於《AI,賦能美好生活》的演講。

在籌備期,我們非常幸運地爭取到了與軒尼詩教授的超過1個小時的訪談,了解他的豐富人生,及背後的思維模式。

他耐心溫和又語速奇快,是一個強有力的講演者,在訪談中,他與我們分享在斜杠人生中遊刃有餘的秘訣——保持虛懷若谷和旺盛的好奇心,始終保持對新生事物的學習。而他認為,要應對新世紀的挑戰,未來的創新人才,也必須有如此的自我生長和學習能力。要培養創新人才,也要給予足夠的自由。


嘉 賓 介 紹

集頂尖科學家、斯坦福校長、企業家於一身,他成功秘訣何在?

約翰·軒尼詩

Mr John Hennessy

美國計算機科學家、谷歌母公司主席、第十任斯坦福大學校長。


PART ONE 成功密鑰

WLF :您的身上集合各種身份,科學家、企業家又是教育家、投資家,您最喜歡您的哪個身份?為什麼?您覺得您自己在每一種身份中都能遊刃有餘的最大秘訣、或者說性格特質是什麼?


Prof.Hennessy :我喜歡我所作的每個領域。我喜歡做企業家、我喜歡做科研、我喜歡當大學校長。如果要說一件我真正熱愛的事,我喜歡和學生待在教室里,我喜歡教書。我喜歡看學生們學習各種新的材料,喜歡在學校氛圍內的互動。


對我來說,我認為我能勝任的各種角色的關鍵,是一直能夠擁抱新的想法、 尋找新的見解。第二 我覺得我幾乎可以從任何人身上學習,我可以從一個新學生那裡學到東西,我也可以從資深同事那裡有所收穫。這讓我一直保持著活躍。


而且我是對知識很好奇的人,我總是想學習新事物,主動做一些新事情,我認為這很有助於我勝任所有這些不同的角色。

集頂尖科學家、斯坦福校長、企業家於一身,他成功秘訣何在?

WLF :從您的履歷中,我們似乎可以發現,您一直在創建一種生態系統,RISC是計算的大腦,斯坦福您開創了一系列的人才培養計劃和創業創新計劃,為何可以如此成功?

Prof. Hennessy 我認為我們將大學打造成了眾多創新的源泉,其中有一些特性。首先,我們從世界各地招收優秀的學生,我們將他們集中在大學裡,融合在一起讓他們思考新事物,我們鼓勵他們大膽思考,願意跳出框框思考、願意嘗試新事物;但我們也發展了一個生態系統,這使我們能夠將已經證明其價值和潛力的事物,投入到大學之外的世界,因為我們的工作關係很緊密,這就是大學與矽谷的共生工作關係,我們能夠非常成功地將這些創新,從大學投入到社會實踐中去,這也成為一種自我強化的現象。

你會吸引像這樣的人——他會說「如果我不能成就一番偉業,那我乾脆做為一名企業家,去培養創新真正蓬勃發展,並改變人們的生活」。我認為這些因素的結合,就是大學成功的關鍵。


PART TWO 談矽谷模式

WLF 說到矽谷,有一個關於"矽谷模式"的問題,我猜您之前肯定被採訪或者告知過很多次,您被稱為「矽谷教父」對吧?所以我想知道當人們這麼稱呼您時有什麼感覺。您能詳細介紹一下矽谷模式嗎,斯坦福大學在這種模式中扮演了什麼角色?


Prof.Hennessy :我覺得說得有些誇張了,許多人都為矽谷做出了貢獻。包括那些在我之前為第一批矽谷公司播下最初種子的人。我認為,矽谷的秘密基本上是一個分為四部分的模型:


一是創新,創新的來源主要來自斯坦福大學、加州伯克利大學和其他大學。中國有很多很棒的大學,所以它也有創新的源泉。


二是人才,矽谷吸引著世界各地最優秀 最聰明的人才,你只要經過這些公司,就能看到來自中國、印度和世界各地的人才,當然也有美國的人才。這種吸引天才的特質才是真正成功的原因。


第三,其他支持因素,如風險資本、對給類支持,以及有尋找各種外包服務的辦法。所以一個小公司不必做全所有事情就可以得到融資。


第四,也是非常重要的是,對於失敗的容忍度。如果要成就一番偉業,就需要承擔風險,你肯定會遇到失敗和挫折。有一些公司、我曾認為會非常成功但最後都沒有成功。你肯定會遇到失敗和挫折,如果創業失敗了,它肯定算不上是某人職業生涯的終結。所以矽谷能容忍失敗。如果這是一個很好的賭注,那就值得一試。矽谷接受了他的失敗,那人就可以有再一次的機會了。


集頂尖科學家、斯坦福校長、企業家於一身,他成功秘訣何在?

PART THREE 談GOOGLE的困境

WLF :是什麼讓谷歌如此獨特?像谷歌 蘋果或亞馬遜這樣成功的大公司存在發展的極限嗎?如果存在,那麼障礙是什麼?


Prof John Hennessy

我認為谷歌基於很多與斯坦福大學同樣的原則,來達到這樣的成功,就是找到真正優秀的人,給他們足夠的自由去發明和創造新事物和新產品。


並且為了更好的搜索、更好的用戶體驗、以及獲得用戶的信任,去不斷改進。現在的谷歌比我剛加入董事會時要大得多了,它壯大了30多倍,這就帶來了一系列不同的挑戰。因為它已經不再是一家小公司,不能再讓全部員工集中起來交流工作,在一個大型公司有著很多種類的產品,就更難保持創新。但我們也注重努力,保持創新引擎的活力,並讓公司繼續推動新事物的發展。即使公司的體量變得更大了,但這顯然很有挑戰性。我覺得從好的方面來說,你有足夠的資源去做大事。


但以谷歌目前面臨的挑戰來看,我認為谷歌面臨著產品規模變大的挑戰。產品的複雜性也變得非常大,比如說,如果需要更新搜索引擎其中一項,那麼需要做好人員安排,因為有成百上千萬的用戶,你可不希望出現什麼問題,你可不想造成運行錯誤,影響了他們的搜索,或者產生了某種形式的崩潰,所以這其中要付出很多努力,當公司變得越來越大的時候也很難保證決策過程仍然像以前一樣靈活和快速,所以這需要持續的關注來確保,不會因為公司變得龐大以至於如履薄冰,而不是一個快速發展的公司。


集頂尖科學家、斯坦福校長、企業家於一身,他成功秘訣何在?

PART FOUR 談未來人才

WLF :在您的《要領》(Leading Matters)一書中,您提出了人是創建一支創新團隊最重要的因素。然而培養創造性人才通常需要很長時間,從您的角度來看,如何從小培養創新型人才,讓他或她能夠面臨未來的挑戰?

Prof. Hennessy :我認為我們的教育體系最棒的地方,是他們不斷培養出受過訓練的新人。對我來說,教學的目的是授人以漁,使人能從學習中成長,能夠進入新的領域,能有所作為,掌握新的東西,尤其是在科技領域,我不可能教一個學生,他們在職業生涯中需要知道的一切,他們必須能夠自我更新他們的知識,學習新事物、掌握新事物。我認為這將是至關重要的。因為我們正在教育下一代,世界也在飛速發展,人們再也不會一輩子只做一份工作了,他們甚至可能都會轉行,所以如果希望在未來取得成功,我們必須訓練下一代能夠成長和學習新事物。

集頂尖科學家、斯坦福校長、企業家於一身,他成功秘訣何在?

圖片來源:Standford University

重 磅 預 告


在今年10月30日,約翰軒尼詩先生,將受邀通過線上視頻的方式,在第三屆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開幕式發表演講,歡迎登錄官網https://wlf2020.wlaforum.com/index 註冊預約。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