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敏:一生都沒有出過國門,土生土長的「兩彈一星」元勛

2020-11-19 09:40:15 561 views
摘要

1967年,我國第一顆氫彈在沙漠上炸開一朵漂亮的蘑菇雲,震懾四方。核武器殺傷力強大,原子彈和氫彈的存在,也不是為了去攻擊某個國家或者組織,更多是一種自我保護的能力。作為全世界唯一保留氫彈的國家,中國的武力和國力不容小覷。

于敏:一生都沒有出過國門,土生土長的「兩彈一星」元勛

1967年,我國第一顆氫彈在沙漠上炸開一朵漂亮的蘑菇雲,震懾四方。核武器殺傷力強大,原子彈和氫彈的存在,也不是為了去攻擊某個國家或者組織,更多是一種自我保護的能力。

作為全世界唯一保留氫彈的國家,中國的武力和國力不容小覷。要知道,氫彈的維護是很昂貴的,沒有一定的資本是無法保留氫彈的。中國擁有高達三十枚的氫彈儲存量,有一個人功不可沒。那就是我國"兩彈一星"元勛——于敏教授。

于敏:一生都沒有出過國門,土生土長的「兩彈一星」元勛

隱姓埋名三十載

于敏教授,是我國的國寶級的科學家。為了祖國的偉大復興,他帶領著團隊在沙漠里,隱姓埋名,一干就是三十年。他是我國的"氫彈之父,"為我國的氫彈理論研究和開發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于敏從小聰慧,極愛鑽研,考上北大後,毅然選擇了自己感興趣的物理學。他成績優異,做事細心嚴謹,理所當然地成為了老師的助手,畢業時,他已是中科院的助理研究員。

于敏:一生都沒有出過國門,土生土長的「兩彈一星」元勛

于敏教授與父母

當時中國在核武器方面是一片空白。我國核武器的缺失,讓國際局勢出現了美蘇爭霸的局面。國家意識到核武器的重要性,於是派遣了一批人開始投入核武的理論研究與製造。這個時候,于敏的小組負責理論研究這部分。要知道,理論是實踐的前提,他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隨著第一個原子彈爆發,于敏被問及,是否願意主持氫彈的研究。主持氫彈的研究,意味著放棄他已經小有成績的原子核理論研究,重頭來過。他會走進沙漠,隱姓埋名,甚至有生命危險。國家儘力抹去他的存在,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兒里。于敏教授沒有猶豫,他知道,這是國家的信任,是自己作為研究員應該做的。

于敏:一生都沒有出過國門,土生土長的「兩彈一星」元勛

原子彈爆發

放棄研究近十年的東西談何容易,于敏教授卻毫不猶豫地犧牲了個人利益,選擇了為國奉獻。美蘇爭霸局勢下,擁有原子彈的我們,在國際上有了一定話語權,然而和美蘇相比,我國的氫彈研究,是一片空白。恰逢兩國關係惡化,氫彈的研究迫在眉睫。

不敢想像,他就是在全國只有一台計算機的情況下,完成了大量的數據計算。我們見過第一台計算機的圖片,那是個龐然大物。現代的計算機有時還會出現卡頓,死機的狀態,何況第一代的它呢。

和我們如今一樣,他們也要經常保存數據。因為一旦機器故障,幾天的努力會化為泡影。沒有如今的自動保存功能,他們就手動操作。計算機算不了的,就手動計算,一把把測量尺,一根根用盡的鉛筆頭,一張張密密麻麻的計算紙,大家一同為著新中國的崛起奮鬥。

于敏:一生都沒有出過國門,土生土長的「兩彈一星」元勛

于敏教授

大國崛起之路

終於,1964年的于敏給鄧稼先打去了電話。在電話里,他告訴鄧稼先,他們捉到了松鼠,正打算解剖之類。普通人可能雲里霧裡,鄧稼先卻聽明白了,于敏他們的氫彈研究,有了大突破

鄧稼先狂喜後火速飛往研究地,和于敏進行了最後一步的試驗準備。兩年後,我國自主研究的第一枚氫彈,成功爆炸,轟動一時。美蘇等驚嘆地發現,中國氫彈從無到有只用了不到三年的時間,這是個難以置信的奇蹟!建國初期,經濟特區深圳,一夜崛起,被稱作中國速度,氫彈的研究何嘗不是如此。我們用的時間,甚至不到美國的一半。我們也用國之重器,成功威懾了對我們虎視眈眈的美蘇。

于敏:一生都沒有出過國門,土生土長的「兩彈一星」元勛

第一枚氫彈爆炸成功

看似簡單快速的氫彈研究,背後是于敏教授和其他科研人員近三十年夜以繼日的計算和研究

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先驅

核武器的污染性和危險性,使得研究只能在荒無人煙的地方開展。他們選擇了大西北的戈壁灘。荒無人煙的地方,註定條件惡劣,加上嚴重的高原反應,吃住休息都成問題。

在研究中長期不規律的飲食習慣和睡眠,讓于敏教授積勞成疾。他開始經常性休克,嚇壞了身邊的研究員。過於危險的病症讓于敏教授身邊離不開人,於是組織破例讓他的太太照顧他。

于敏:一生都沒有出過國門,土生土長的「兩彈一星」元勛

據說,有次于敏教授半夜休克,如果不是他太太身邊正好在身邊,我國就永遠失去了這個國產的科學家。是的,于敏教授一生都沒有出過國門。那時候,我國很多著名的物理大家,都有過留學美蘇的經歷。于敏卻是我國自主培養,土生土長的中國物理研究大能。

這裡不是說出國學習的專家就不愛國。出國學習能開闊眼界,學到很多新知識,是科學交流的最好方式。科研學術是需要溝通交流的,思維的碰撞,會迸發出不可思議的火花。于敏鼓勵自己的學生們出國長見識,笑呵呵地囑咐他們,記得回來報效祖國。

于敏:一生都沒有出過國門,土生土長的「兩彈一星」元勛

于敏教授和太太

一年前,于敏教授永遠離開了我們。在他逝世後,我們走進了他的家裡。于敏教授和妻子居住在一所小小的房子里,談不上破敗,只是足夠簡陋。還是幾十年前的硬板床,印花簡單的床單,樸素到讓人覺得,這裡不該是那個,為國鞠躬盡瘁老人的家。

我國的"兩彈一星"元勛,我們知道鄧稼先、錢學森,知道于敏的,卻寥寥無幾。為了國家的建設,他在戈壁灘隱姓埋名近30年。這30年里,他的論文不能署名公布,他這不能寫書,只是默默地在沙漠里刻苦鑽研。耐得住寂寞的人,是偉大的,默默做事不慕名利的人,是值得尊敬的。

于敏:一生都沒有出過國門,土生土長的「兩彈一星」元勛

現如今的我們,社會穩定,生活幸福美滿。而這平和溫暖的陽光下,是陽光照不到地方的科研人員,夜以繼日的工作換來的。我們不能忘記于敏教授這樣的先驅偉人,更要珍惜現今來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