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甲蟲入侵法國群島,現已泛濫成災 澳大利亞:我更慘

2020-11-20 05:32:03 478 views
摘要

20世紀早期,一種原產於南美洲南部的甲蟲(Merizodus soledadinus)被人為引進了南極洲的克格倫群島。由於缺少天敵,這種甲蟲很快在島嶼上繁衍起來。

20世紀早期,一種原產於南美洲南部的甲蟲(Merizodus soledadinus)被人為引進了南極洲的克格倫群島。由於缺少天敵,這種甲蟲很快在島嶼上繁衍起來。這種甲蟲並不會飛行,剛開始的時候種群擴展速度很慢,當這種甲蟲適應了新環境之後,在過去的20年中繁殖速度突然增加了,如今這種甲蟲已遍布整個克格倫群島。

南美甲蟲入侵法國群島,現已泛濫成災  澳大利亞:我更慘

甲蟲的過度繁殖給當地的無脊椎動物種群帶來了嚴重威脅,局部地區的無翅蒼蠅幾乎全軍覆沒。由於長期缺少防控措施,想要徹底根除這些甲蟲幾乎是不可能的。

其實世界上有很多物種入侵的案例,比如在美國泛濫成災的亞洲鯉魚、在澳大利亞肆虐的野兔和野貓(後面會提到)。我國的入侵物種也有很多,常見的有羅非魚、小龍蝦、清道夫等等。不過由於我國人口眾多,凡是能吃的入侵物種,大多數都在餐桌上被解決了。甚至有人戲稱,席捲全球的亞洲鯉魚在中國根本就沒有長大的機會。這種雖然說法稍有誇張,但也基本符合實際情況。

人們最開始引進物種是出於不同的原因,有的是為了單純的養殖(比如小龍蝦),有的是為了抑制其他泛濫的物種(比如澳大利亞的狐狸),也有的是在無意中引入的(比如開篇提到的甲蟲)。無論是出於哪一種原因,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事先做好生態風險評估,不能盲目引種,否則引進的物種就有可能徹底失控,發展成為外來入侵物種。

1913年,克格倫島的庫弗勒港首次引入了這種甲蟲。1939年,科學家在克格倫群島首次發現了高密度的甲蟲,隨後這種甲蟲很快就擴散到島嶼的其他地區。這種甲蟲是無脊椎動物的天敵,在107年的時間裡顯著改變了當地的食物鏈和食物網,當地生態系統的營養結構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在很多人印象中,南極海島都是冰天雪地的景象,荒涼不堪,寸草不生,怎麼可能會有甲蟲生存呢?

南美甲蟲入侵法國群島,現已泛濫成災  澳大利亞:我更慘

其實,克格倫群島靠近南極洲,但是與南極大陸之間尚有一段距離。群島總面積為7200平方公里,主島的面積有6500平方公里,超過100平方公里的小島有10餘個。2006年,克格倫群島被法國列為國家自然保護區,任何人進入到這裡都需要經過嚴格的審批和管制。

克格倫島上有許多冰川,氣候寒冷多風,全年平均氣溫為4.6℃,2月份氣溫最高的時候能達到7.9度。島上並沒有土著人口,當地的生態系統非常脆弱,很容易受到人類活動的影響。

島上常見的「原住居民」曾是海豹和企鵝,但是由於人類的大量捕殺,這兩種物種差點滅絕。在制定了嚴格的保護措施之後,島上的高等脊椎動物又逐漸多了起來。

南美甲蟲入侵法國群島,現已泛濫成災  澳大利亞:我更慘

島上的鳥類也有很多,比如信天翁、鸕鶿、賊鷗、海燕等等,數量巔峰時期能達到2,000萬隻左右,其中18%都是企鵝。島上由於風速很高,這裡的很多昆蟲都沒有翅膀,在這裡經常能見到沒有翅膀的蒼蠅和蝴蝶。

科學家通過研究後認為,這種甲蟲最開始被引入後的幾十年里,一直被限制在庫弗勒港附近。1977年這些甲蟲開始擴展到港口的北部地區,1983年進一步擴展到瀑布灣。2000年6月,生物學家在島嶼上的捕鯨站附近採集生物樣本,初次以科考的形式採集到了這種源於南美洲的甲蟲。

南美甲蟲入侵法國群島,現已泛濫成災  澳大利亞:我更慘

▲上圖中的紅色區域是嚴格的國家自然保護區,aux-Fran-ais港口是研究站,Port-Couvreux是一個廢棄的農場。

不久後,在2005~2007年,科學家專門針對這種甲蟲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種群調查,結果發現這種甲蟲幾乎覆蓋了克格倫群島的整個海岸線以及周邊的許多島嶼。

到了2018年,甲蟲的範圍進一步擴大。在東海岸,幾乎整個拜恩諾維涅山脈都被這種甲蟲佔據了。甲蟲所到之處,其他的昆蟲慘遭屠戮,物種丰度大大降低。如今,克格倫群島的所有島嶼都發現了這種甲蟲。

南美甲蟲入侵法國群島,現已泛濫成災  澳大利亞:我更慘

▲▲上圖是由1939~2018年克格倫群島上甲蟲的數量分布數據整合而來的。不同的顏色表示不同的物種丰度,顏色越深表示數量越多。其中數字1表示物種丰度為1~30,數字2表示物種丰度為31~100,數字3表示物種丰度在100以上。

研究人員稱,只花了不到3分鐘的時間,就能在一塊石頭下面找到150隻大大小小的甲蟲,搜尋面積大約為200平方厘米。

這隻「漂洋過海」的甲蟲帶來的生態後果還不算最嚴重的,畢竟甲蟲只是食物鏈底端的物種。要是引進高等的哺乳動物,那後果就更加不堪設想了。

比如,澳大利亞曾經為了控制野兔的數量,特地引進了狐狸。和野兔相比,澳大利亞本土的有袋類物種更容易被捕獲。由於捕獵所需要付出的能量成本降低了,狐狸自然也就把矛頭轉向了澳大利亞的本土物種。

南美甲蟲入侵法國群島,現已泛濫成災  澳大利亞:我更慘

野貓也是如此。澳大利亞引進野貓本來是為了控制老鼠的數量,結果由於缺乏天敵,野貓在澳大利亞登陸後很快就繁殖起來。在5年前,澳大利亞的野貓數量就飆升到了1,500萬隻,其活動面積幾乎覆蓋了整個澳大利亞。

澳大利亞野生動物保護協會的工作人員曾表示,狐狸可以通過誘餌輕鬆將其抓獲,但這種方式對野貓卻不奏效,因為野貓只捕殺活的獵物,再加上行動敏捷、神出鬼沒,想要大規模撲殺野貓非常麻煩。

南美甲蟲入侵法國群島,現已泛濫成災  澳大利亞:我更慘

自從18世紀末英國人將狐狸和貓引到澳大利亞以來,在長達230年的時間裡有30多種哺乳動物已經在澳大利亞消失。類似的悲劇至今依然在上演,南澳大利亞的原住民曾在一隻6.5公斤重的野貓的胃中發現了黑腳岩袋鼠——這種小型袋鼠在澳大利亞正處於滅絕的邊緣。

南美甲蟲入侵法國群島,現已泛濫成災  澳大利亞:我更慘

▲黑腳岩袋鼠

澳大利亞的狐狸和野貓是典型的引種失敗的案例,在過去的2年里,澳洲政府已經花費2.5億澳元來捕殺狐狸和野貓,但效果一直不明顯。如今,澳大利亞每天至少有100萬隻鳥類、170萬隻爬行類動物被這兩種捕食者吃掉。僅僅是野貓就至少導致了澳大利亞20個本土物種的滅絕,如果不減少野貓的數量,更多的物種將從澳大利亞甚至全球徹底消失。

總之,物種入侵帶來的教訓是極其深刻的,違反自然規律的人為引種不僅會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還會使某些重要的物種遭受滅頂之災,後果不堪設想!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