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首次批准自主轉基因大豆進口,用於飼料加工,阿根廷獲許可

216 人參與      分類 : 科學  


轉基因農作物,一直備受爭議。關於轉基因大豆進口的問題,也一直被國內某些"名嘴、專家"指責,繼而推出非轉基因食品。轉基因的農作物也因此被很多人忌諱,部分豆製品廠家也在自己的產品包裝上打上"非轉基因"的標識。儘管目前對轉基因大豆是否具有深遠危害還沒有一個準確的定論,有生物學家表示,轉基因帶給人們的影響可能在1個乃至數個世紀後才會顯現,而人們受輿論影響一般也都會避免食用轉基因食品。

2020年6月28日,農業部科技教育司發布《2020年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證書(進口)批准清單》,這批轉基因進口生物安全進口批准清單中,由北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開發的轉基因大豆——DBN-09004-6成為我國首次批准進口的自主研發轉基因大豆,此次批准的轉基因大豆將被用作飼料、加工原料,有效期至2025年。其實,早在2019年2月,阿根廷就對轉基因大豆——DBN-09004-6下發批准種植許可,這也表明,中國自主研發的轉基因大豆將在阿根廷准予商業推廣並大面積種植,並進口至我國。


我國首次批准自主轉基因大豆進口,用於飼料加工,阿根廷獲許可

這次農業部批准轉基因大豆——DBN-09004-6的進口勢必會引起國內對此的爭議,爭議的核心是轉基因食品是否安全,轉基因是否會對人類基因造成深遠影響,轉基因是否會導致部分營銷媒體所說的轉基因食品會導致"三代不育"?

中國是大豆的原產地,迄今已有5000年左右的人工栽培史,早在新石器時代遺址中就有大豆的殘留物。先秦時期,大豆稱為"菽",為五穀之一,是中國人重要的植物蛋白來源。據說發明自西漢淮南王劉安之手的豆腐,更是成為中國對大豆在食品應用方面的典範,流傳至今。

18世紀大豆傳入美國,適宜的自然環境加上對大豆利用的開發,到20世紀40年代的美國大豆產量就超過了中國,躍居世界第一。此後,美國孟山都公司研發出強效除草劑草甘膦,這種除草劑對田間雜草的殺滅效果極佳,但對農作物本身也有傷害。為推行該除草劑的使用,孟山都公司研製出了第一種轉基因大豆,對草甘膦的滅殺效果完全免疫。這樣,即推行了自身除草劑的大面積使用,又把轉基因大豆與草甘膦除草劑進行了綁定。轉基因大豆和草甘膦相互配合才能高產,而缺失任何一種,都會對農作物形成減產。進入21世紀以後,美國轉基因大豆在全球大面積種植,有數據顯示,全球90%的大豆品種均為轉基因,而原生大豆僅在中國東北地區還有部分留存。


我國首次批准自主轉基因大豆進口,用於飼料加工,阿根廷獲許可


隨著中國的經濟發展,以及對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國逐漸成了全球最大的大豆進口國。1997年開始,中國在全球範圍內進口轉基因大豆。當年的進口量288萬噸,之後這個數字逐年增加,2013年,中國進口了6340萬噸大豆,其中絕大部分都是轉基因大豆。2019年,我國進口大豆8803.1萬噸。國內進口大豆的一半份額來自南美,而南美的主要大豆輸出國就是阿根廷。2018年的數據顯示,阿根廷種植大豆2.7億畝,100%為轉基因大豆,佔全球大豆種植面積的18.8%。這也是為何我國准許阿根廷種植中國自主研發的轉基因大豆的原因。

在食品安全方面,我國進口的轉基因大豆品種,在批准的用途上基本覆蓋了食品和飼料。目前農業部只批准進口轉基因大豆用在榨油上,其加工產品是大豆油和作為飼料的豆粕。因此除非是從非正規渠道獲取或者其它原因,國內的豆製品諸如豆腐、豆漿、豆芽等產品,都應該是非轉基因大豆。也就說,進口大豆是直接流向加工企業,而不會流向國內交易市場的。


我國首次批准自主轉基因大豆進口,用於飼料加工,阿根廷獲許可


另外,我國自1997年進口轉基因大豆,產品中其含轉基因有效成分的豆粕作為飼料,已經餵食了23年,目前來看,食用轉基因大豆製作的豆粕、飼料的牲畜、家禽既沒有"三代不育",也沒有其它異常出現。

其實,除大豆外,轉基因農作物早已經走進人們的生活之中,例如西紅柿、甜椒等我們常見的一部分水果、蔬菜,都已經悄然換成了轉基因品種。換言之,既然轉基因大豆已經無法避免,並且必須使用,使用我國自主研發的轉基因大豆總比使用美國研製的轉基因大豆更有保障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