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她 | 17年,建起兩支「召之即戰」的特別戰隊

1120 人參與      分類 : 科學  

了不起的她 | 17年,建起兩支「召之即戰」的特別戰隊

會場靜得出奇,聽完中國科學家的報告,屏幕里的會議主席沉思回味良久。

終於,他面向中國科學家團隊,開口贊道:不可思議的工作!

2月初,世界衛生組織召開了一次線上的新冠肺炎疫情學術討論會。在動物模型分會場,中國醫學科學院醫學實驗動物研究所所長秦川教授團隊代表中國介紹新冠肺炎模型動物的研究進展,他們被安排在會議的後半部分進行發言。

了不起的她 | 17年,建起兩支「召之即戰」的特別戰隊

秦川工作照

此前,來自美國、德國、加拿大等國家的同行用「打算」「計劃」「構思」的未來語態做了報告——「我們打算做一個這樣的模型」「我們的想法是這樣的」「我們計劃用這樣的方法分析新冠病毒」「我們是這樣篩選的動物」……

輪到中國團隊,報告卻直接展示了大量已經完成的病理圖片、分析數據,並分享了已經構建成功的新冠肺炎轉基因小鼠模型和非人靈長類動物模型工作。

這讓連線中的所有人震驚,便發生了開頭的一幕。

在國外已有百年歷史的實驗動物科學,在中國只有40年歷史。應對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中國科學家團隊卻能「召之即戰」做出遙遙領先的動物模型成果。讓國際同行「不可思議」的科研工作如何完成?記者專訪了秦川教授。

動物模型戰隊:

自主研發,隨時召喚

這不是秦川團隊打的第一場硬仗。部隊大院里長大的她,似乎與生俱來一身「時刻備戰、率軍出征」的將帥之氣。

2003年非典時期,主動請戰、頂住壓力把SARS病毒樣本帶進所里的生物安全3級實驗室。

了不起的她 | 17年,建起兩支「召之即戰」的特別戰隊

2003年研究所抗擊非典團隊合影

秦川堅信科學家就是要用科學的方法緩解人民的病痛。「什麼葯管用、什麼疫苗奏效,要用嚴格的動物實驗證明安全有效,才能用到人身上。」秦川說,這是用血的代價換來的經驗教訓,也是國際公認的研發程序。

17年前,人才缺乏、設備缺乏、動物缺乏,面對未知的SARS,一切都需要摸索。秦川回憶,她反覆斟酌才集結了五六名實驗骨幹,重金採購了2套帶壓縮空氣罐的防護服,夜以繼日開始非典動物模型的構建工作。

誰也不曾想到,那時構建的轉基因小鼠模型在新冠戰疫中產生了「召喚神龍」的效果。

2019年12月31日,秦川從醫科院開會回來,急匆匆叫住準備提前半小時回家歡度元旦的同事:「同志們的假期要取消了,準備開啟生物安全3級實驗室,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從SARS之後,秦川團隊參與了包括H1N1、MERS、H7N9等幾乎所有的傳染病戰疫工作,這次和每一次一樣,他們開始有序推進工作。

「我們認真分析了病毒序列後,發現它那幾個功能基因,和我們做SARS的時候差不多,這不就撞到我們槍口上了嗎?」秦川說。

由於十幾年不間斷對傳染病試驗動物模型的研究,醫科院醫學實驗動物研究所實施制度化地保種工作,人ACE2轉基因小鼠活體彼時正在實驗室內。

它適不適用於新冠病毒相關的評價工作呢?團隊基於生物信息學分析、病原敏感動物分析、動物感染實驗、比較醫學分析等一系列研究,1月7日完成了易感動物分析,緊急制定了實驗方案;1月8日實驗動物福利倫理委員會緊急審查了動物實驗方案,1月23日獲得病毒後立即進行動物感染實驗;1月29日和2月14日分別在國際上率先完成了轉基因小鼠模型和恆河猴模型共2種動物模型的構建;2月18日通過科技部組織的專家鑒定,整個研製過程「一氣呵成」。

在新冠肺炎科研攻關過程中,動物模型是緊缺戰略資源。如何1變12(小鼠1胎12隻)、直至成長出一支標準統一的模型動物戰隊,在當時萬分緊迫。

人才戰隊:

精準打擊、生龍活虎

「不能逼動物,只能逼人。」科技攻關組疫苗研發專班的一位專家一語道破,疫苗研發任務是按小時推進的,動物安全有效性研究是時間的「最長板」,承載了巨大壓力。

「國家上了14個疫苗,有12個的動物驗證是在我們這裡,還有大量的藥物評價工作。」秦川說,「用『夜以繼日』來形容我們的隊伍的工作是不為過的。」

非典時期「無將才可用」的窘境讓秦川17年如一日以半軍事化管理的方式培養一支專業隊伍。「籌謀籌劃」「精準打擊」「生龍活虎」……秦川用這些詞語形容專業團隊的工作:「在實驗設計、時間安排上籌謀籌劃,一進生物安全實驗室精準打擊,整個過程生龍活虎,實驗操作乾淨利落。」

正是基於專業隊伍,在疫苗評價工作中,秦川團隊實現了用同一標準、對同一傳染病的不同技術路線疫苗、或者同一技術路線不同廠家的疫苗進行保護性對比分析,這在疫苗研發歷史上是罕見的工作,對認識和比較傳統技術與新技術、指導以後的疫苗研發工作有全新的意義。

了不起的她 | 17年,建起兩支「召之即戰」的特別戰隊

抗擊新冠疫情,工作人員在動物生物安全實驗室內開展動物實驗。

海量的任務「排山倒海」般向這支隊伍壓來,且持續數月。

「連軸轉」違背生命作息的規律,時間一長,除了做好保障,隊員需要更多的精神力量。

一次直接向聯防聯控工作組彙報時,秦川讓骨幹研究員全部列席。「他們最開始覺著還有很多實驗任務等著呢,為什麼要來開這個會?是否耽誤時間?」秦川回憶,會議之後,他們清楚了為什麼要旁聽,會上對疫情的激烈討論無不彰顯著疫情的緊迫感,人民的需要無形中激發了團隊骨幹的責任感。

接著,秦川對自己的團隊說:「養兵千日、用兵一時,我們是國家培養的專業隊伍。危難時刻必須站出來,不能倒下去、不能置若罔聞,這個行業就靠你們頂上去。你們不這樣做,就是瀆職。」

憑著「不能倒下」「頂上去」的精神,團隊使得疫苗的臨床前動物實驗周期從常規的1-2年時間,壓縮到短短數月,為中國疫苗的研製工作「搶」出時間。團隊還對120個藥物、多個單抗進行了動物驗證。

了不起的她 | 17年,建起兩支「召之即戰」的特別戰隊

科技部領導曾這樣評價她的工作:「假如沒有秦川的動物模型,我國新冠肺炎疫情科研攻關將會面臨難以想像的被動局面」「秦川研製的動物模型立下『汗馬功勞』。」

與此同時,日常工作也在推進,團隊十幾年來針對我國高發疾病,如神經退行性疾病、心血管疾病等,研製了系列動物模型。

「仍有2個新冠相關的國家任務正在推進,之後我們的其他模型也會開展新葯創製的研發工作。」秦川說,「目前而言,動物模型由於最能模仿人生病,用它驗證,將為我國新葯創製發揮支撐作用。未來,如果數據和新技術足夠成熟,AI或許能夠替代動物模型,我們也應該有所布局。」

這就是秦川,以「川流不息」的勁頭奔向一線主戰場!以「海納百川」的胸懷迎接一切新事物!

來源/科技日報

記者/張佳星

編輯/全國婦聯網信中心 張珊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