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騰訊醫療副總裁張猛:疫情再次激發資本熱情 互聯網醫療不能靠短期催熟

3802 人參與      分類 : 科技  

互聯網醫療,不是真正拿錢能砸出來的一個行業,也不是靠流量能夠催生出來的行業,要講究服務,要講究科學正常規律。

互聯網醫療因為疫情又火了一把。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下,社會各界對互聯網醫療服務的關注度越來越高,使得互聯網醫療行業迎來變革性發展機遇。

疫情期間,為了避免交叉感染,各大醫院常規門診窗口基本關閉,廣大求醫不便的患者,開始尋求線上問診。與此同時,為了減輕醫院的負荷和醫生的風險,許多公立醫院和第三方互聯網服務平台紛紛推出了免費在線醫療服務。最終在疫情催化和國家政策助推下,互聯網醫療服務出現「流量井噴」。

不過,互聯網醫療畢竟還是新生事物,雖然歷經10多年發展,但無法迴避的是其發展模式和盈利方式仍然還處於探索階段。

9月8日下午,騰訊醫療副總裁張猛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表示,互聯網醫療,不是真正拿錢能砸出來的一個行業,也不是靠流量能夠催生出來的行業,要講究服務,要講究科學正常規律。

而9月10日,騰訊全球數字生態大會智慧醫療專場雲端亮相,騰訊醫典方面正式發布內容開放計劃,通過API介面的形式,將專業科普內容和智能工具體系化輸出至不同平台。

專訪騰訊醫療副總裁張猛:疫情再次激發資本熱情 互聯網醫療不能靠短期催熟

張猛。資料圖

互聯網醫療不能靠短期催熟

《21世紀》:新冠肺炎疫情期間,騰訊醫療團隊從上線到現在發展情況如何?

張猛:騰訊醫典團隊,從疫情萌芽狀態,武漢還沒封鎖的時候就做了大量的疾病進展相關資訊的跟進,主要是科普如何更好地進行防護。疫情期間,我們做了2000多篇新冠相關的內容報道,閱讀量相比於疫情前有數十倍的增加,特別是熱點,全網分發有接近百億的閱讀量。此外,還組織了幾十場疫情相關的直播,鍾南山、張文宏都曾被邀請並參與直播。

《21世紀》:其他品牌都在做類似的事情,怎麼看待同行相互之間的競爭?

張猛:我覺得競爭是好事。不管怎麼樣,帶動了大家有自主意識地生產用戶需要的、靠譜的內容,而不是用流量分發的形式藉助互聯網去聚攏這些內容。但在內容層次上,醫療不像其他賽道,需要有科學原則和負責任的精神。醫學內容非常難做,疾病不計其數,用戶需求不確定,醫學知識更新速度也很快。

《21世紀》:互聯網醫療,前幾年很火,然後慢慢又遇冷了。經過這次疫情大家對這個行業關注越來越高了但盈利模式一直難以突破,疫情之後在行業探索上會不會有新的啟發?

張猛:互聯網醫療一直都在尋求突破,我認為通過疫情和前些年的探索,可能會有更加實際的認知。這個行業以前是被資本催熟的,但醫療是相對來說比較長的業務模式,並不是短期資本能夠催熟的。

而對於互聯網醫療來說,不是真正拿錢就能砸出來的一個行業,也不是靠流量能夠催生出來的,我們要講究服務,講究科學正常規律。而且,醫療消費行為屬於低頻行為,且人為不能誘導,也具備一定的特殊性。

疫情期間,互聯網確實給醫療行業帶來正向的促進作用,網上問診、網上送葯、資訊等很便捷。現在市場重燃對互聯網醫療的熱情,與此同時,對比前幾年互聯網醫療剛剛火爆之時,大家對互聯網醫療會更成熟和理性,開始消除浮躁,真正抓緊核心的價值點做長久布局。不管如何,我始終覺得醫療不是暴利行業,或者快速能夠實現盈利的商業模式,需要大家都有一顆長跑的心、解決問題用戶的心,要做好這方面的準備。

醫藥流通仍是主盈利模式

《21世紀》:過去互聯網醫療的盈利模式往往停留在通過線上問診,引入打通醫藥閉環,回歸到線上藥店的方式,騰訊醫療未來在探索新的盈利模式會有什麼具體的嘗試嗎?

張猛:引入葯企是目前形式下選擇不多的盈利渠道之一,這其中包括葯企和器械公司。此外保險模式也對互聯網醫療盈利起到重要的作用,但商業保險在中國剛剛起步,還起不到真正能夠通過支付槓桿來改變醫療行為和對醫生的處方習慣進行監管和把控的作用,還處在剛剛起步的階段。

很多互聯網醫療企業覺得通過和葯企合作可以形成共贏的模式。在沒有更好盈利模式方式的背景之下,我認為以患者為中心,真正解決用戶的問題,在這裡面合作的幾方能找到價值點,去幫用戶解決問題,幫醫生提高效率,也不失是可以嘗試的盈利模式。

未來如何能夠跟葯企帶來正的循環,更好的通過對疾病的理解,對患者行為更進一步的改善,和醫生效率更進一步提高,進而帶動醫療體系整體效率和社會醫療費用的降低,從而形成對現在國內醫療的補充則是騰訊醫療未來主要的研究方向,我們的優勢集中在技術大數據和技術層面。

《21世紀》:阿里、平安等巨頭布局問診平台並不是少數,騰訊的線上問診和其他互聯網的問診有什麼不同?

張猛:騰訊醫療的線上問診是建立在微信生態上的,所以我們也會著重考慮用戶安全性。我們希望有更高行業標準的問診質量跟蹤體系或者監控體系。因為要對微信和騰訊的生態負責。

在這其中我們也力求加入更多資訊的內涵,比如把騰訊醫典的內容打碎形成一個初篩病人的功能,起到在問診期間能將相對簡單的問題先由機器完成的目的,一方面是能快速解決患者的一些問題,對問診醫生來說,通過把資訊打碎後由機器完成前期最為簡單的醫學問診工作,醫生可以不用打一堆字,更快地回復患者;另一方面,我們發現更多時候,患者在線上問診其實更多時候只是想找一種安慰,在網上問診是要解決問題,但大多數時候其實並不是多麼迫切、剛需緊急的醫療問題。在這樣的背景下,依託騰訊醫典還有騰訊強大的AI能力,我們的優勢在於可以提高醫生和患者雙向問診的效率,減少來回的時間。

《21世紀》:騰訊醫典在B端方向上的發展如何?作為以內容為載體輸出的平台,其議價能力在哪?

張猛:我們的優勢集中在其一是具備產品稀缺性,其次,高質量的內容輸出、保證用戶的喜愛程度也是比較重要的一個優勢。而目前在B端上,主要還是和渠道的合作。我們已經接到了很多渠道商對定製內容的需求,尤其是對視頻類醫學內容需求仍很多。而打造視頻的醫學內容可以滿足用戶需求並拓展渠道,這是B端合作的方向,未來我們也將通過完善自身的內容方式去更好地把握和滿足用戶的需求。

更多內容請下載21財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