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歲快遞員被墜樓者砸中身亡,家屬:事發半月賠償方案未達成一直,中通快遞:公司的方案依然是120萬

2020-11-21 08:20:19 2386 views
摘要

“我28歲的丈夫正在東莞市華南花園派送中通快遞,無辜被不想活的跳樓者砸死。我丈夫在工作時意外身亡屬於工亡,由於中通快遞公司沒有給我丈夫簽訂勞動合同,更沒有購買社保和工商險,因此按照法律規定工傷賠償責任由中通快遞負責承擔,但是從11月6日事發至今,中通快遞公司一直說協調……”11月20日,身亡快遞員的

「我28歲的丈夫正在東莞市華南花園派送中通快遞,無辜被不想活的跳樓者砸死。我丈夫在工作時意外身亡屬於工亡,由於中通快遞公司沒有給我丈夫簽訂勞動合同,更沒有購買社保和工商險,因此按照法律規定工傷賠償責任由中通快遞負責承擔,但是從11月6日事發至今,中通快遞公司一直說協調……」11月20日,身亡快遞員的妻子鄧女士告訴華商報記者。

11月20日晚,中通快遞相關負責人告訴華商報記者,公司跟家屬的協商尚未達成一致,中通目前提出的撫恤金方案依然是120萬元。

男子從樓上摔下

砸死一名中通快遞員

11月6日下午1點左右,廣東省東莞市一名男子從一棟樓上摔下,砸死了一名中通快遞的快遞員,兩人當場死亡。這一事件在網上引發熱議。當日,東莞市公安局石龍分局發布《情況通報》稱,2020年11月6日,石龍鎮發生一宗男子墜樓砸中路人,致2人死亡的事件。《情況通報》稱,「經初步調查,刁某輝於6日12時30分許從某花園北門進入小區一棟樓頂層空房,下午1時16分許從該房陽台跳下,墜落砸中途經的張某龍,導致兩人當場死亡。石龍警方現場勘查排除刁某輝他殺可能。目前,該事件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鄧女士說,事發第二天,中通快遞總部有人送來了2萬元慰問金,她在收據上籤了字。過了一天,中通快遞不承認鄧女士丈夫是中通快遞的員工,他們表示,丈夫從3月入職,8個月里一直給中通送收快遞,中通方面一直未與丈夫簽訂勞動合同,而且中通快遞的石龍分公司並不屬於中通,讓家屬去找石龍分公司談。

陝西合恆律師事務所刑事部主任王世冰律師分析認為,即便是該快遞員沒有與公司簽訂書面勞動合同,但是其在快遞公司工作持續了8個月,根據《勞動合同法》第七條,用人單位自用工之日起即與勞動者建立勞動關係。因此,意外身亡快遞員在工作時間、接受工作任務、從事快遞服務中出現人身傷亡,應當算工傷,快遞公司應當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根據《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關於確立勞動關係有關事項的通知》,用人單位招用勞動者未訂立書面勞動合同,但同時具備下列情形的,勞動關係成立。(一)用人單位和勞動者符合法律、法規規定的主體資格;(二)用人單位依法制定的各項勞動規章制度適用於勞動者,勞動者受用人單位的勞動管理,從事用人單位安排的有報酬的勞動;(三)勞動者提供的勞動是用人單位業務的組成部分。

28歲快遞員被墜樓者砸中身亡,家屬:事發半月賠償方案未達成一直,中通快遞:公司的方案依然是120萬

事發現場

雙方談了一個賠償方案

具體金額家屬不方便公開

鄧女士說,13日,他們在社交媒體發聲稱,6日意外發生後,中通快遞總公司和石龍分部拒絕與家屬面談,家屬苦苦等待卻沒等到公正合理的賠償。中通快遞(開曼)有限公司方面次日回應稱,不幸事件發生後,中通東莞管理中心成立工作組,第一時間向家屬表達中通會承擔相應責任的態度,並提供了經濟補助。此後幾天,快遞員所在的中通東莞石龍網點一直與家屬保持溝通,商討善後事宜,網點提出給予90萬元撫恤金的方案,後在家屬要求下增至120萬元,目前仍在協商中。

鄧女士20日晚向華商報記者表示,公司方面在媒體上說賠償120萬元,提出後還打電話給家屬說如果再跟媒體報道則不予賠償,「我們只希望賠償的金額能按照法律規定數額,我們提出跟負責人協調,但相關負責人始終沒有出面,在有關部門的介入下也只派了一個經理和文員出面。到昨天(19日)為止,雙方律師在相關部門作證情況下,我丈夫母親的撫恤金減少10年,我們降低並談了一個勉強能接受的賠償,對於具體金額我目前不方便公開,談完後對方律師說需要請示公司,又將時間推遲到今天。今天(20日)上午,對方律師說只能賠償90萬元,還說什麼剩下部分按月發放,我們怎可能答應?還說我丈夫工資只有5000元一個月,但我手上有充足證據說明我丈夫平均工資7300元。「

身亡快遞員的父親告訴華商報記者,出事後自己第一時間從陝西咸陽武功趕到東莞,雙方先後談了三次,剛開始是自己與快遞公司協商,後來又商量讓律師全權代理。20日雙方律師在有關部門進行了又一次協商,對方律師改變了之前協商的賠償事宜,說最多賠償90萬,自己沒法接受。

工傷認定和賠償事宜解決了

會考慮起訴墜樓者

鄧女士說,丈夫是陝西咸陽人,出事後老家幾十號親屬千里迢迢過來安撫和支持他們,家裡父母和自己沒有工作,還有2歲寶寶要撫養,自己只能借錢安頓丈夫,沒想到半個月都沒有結果,「我們只希望快遞公司能給家屬一個真誠的協商態度以及合理的結果,也好讓我和2歲的孩子以及家公家婆早日走出悲痛。」

王世冰律師分析認為,墜樓者本人應當承擔因其過錯造成他人損害的侵權責任,由於這一侵權事實,在墜樓者本人與快遞員家屬之間產生侵權之債的關係。根據相關的法律規定,快遞員家屬有權要求墜樓者的財產繼承人在其繼承財產範圍內給予賠償。

記者詢問鄧女士有沒有考慮起訴墜樓者親屬,她表示目前正在全力以赴辦理工傷以及工傷賠償的事情,只有把這一部分的事情解決了才能一步一步往下走,考慮下一步的事情。雖然工傷認定還在進行中,但是自己以及律師認為毫無疑問是工傷。

11月20日晚,中通快遞相關負責人告訴華商報記者:「我們跟家屬的協商尚未達成一致,中通目前提出的撫恤金方案依然是120萬元。出於對逝者的尊重,我們不會公布商談細節。」

華商報記者 王利民 編輯 張紅

(如有爆料,請撥打華商報熱線電話029-88880000)

本文由#樹木計劃#作者【華商報】創作,在今日頭條獨家發布,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