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o 為什麼要重新做一個手機系統?

2020-11-21 10:40:25 3095 views
摘要

智能手機剛剛興起時,談起對於新技術的運用,你聽到的基本都是那些國際大廠的名字,它們是精湛工藝、出色配置以及優秀用戶體驗的代名詞,也構建了一道令人仰望的壁壘。但近幾年,情況有些不一樣了。

vivo 為什麼要重新做一個手機系統?

智能手機剛剛興起時,談起對於新技術的運用,你聽到的基本都是那些國際大廠的名字,它們是精湛工藝、出色配置以及優秀用戶體驗的代名詞,也構建了一道令人仰望的壁壘。

但近幾年,情況有些不一樣了。屏幕指紋、百瓦充電、高倍率變焦拍照…… 國內智能手機廠商在產品與技術上一路狂飆,顯現出彎道超車的勢頭。

vivo 為什麼要重新做一個手機系統?

vivo 是這其中最典型的一個。比如說 2018 年 vivo 在 APEX 手機上展示的屏下指紋、升降攝像頭技術,就證明了 vivo 在技術領域的深厚積累,而彼時「秀肌肉」的行為,也成為 vivo 品牌轉型的一個重要節點。

vivo 為什麼要重新做一個手機系統?

改變仍在悄然發生。在今年 X50 系列手機中,我們看到了 vivo 對雙色雲階鏡頭組設計,以及微雲台結構的嘗試;前段時間三星發布的 5nm 旗艦晶元 Exynos 1080,也宣布將由 vivo 首發。

諸多事迹都證明,如今的 vivo,對於設計以及新興技術的探索,確實變得比之前激進許多。但在尋找獨特性的過程中如何選擇對的方向,如何剛好抓准市場中多數人在意的賣點,也是擺在眾多手機廠商面前的考題。

vivo 為什麼要重新做一個手機系統?

vivo 高級副總裁施玉堅告訴愛范兒,目前 vivo 已經布局規划了影像、設計、系統以及性能這「四條長賽道」,相比屏幕指紋等單個功能點的切入,長賽道往往代表的是更強的競爭力,也對應著更高的技術門檻和更多的研發投入。

當然,它們也更難被其他人所複製。

如今,在產品和技術端秀完「肌肉」的 vivo,開始了它在「第三條長賽道」上的布局。

vivo 為什麼要重新做一個手機系統?

11 月 18 日,vivo 正式宣布了歷時一年打磨的全新手機 OS: OriginOS。這也是 vivo 現階段四條長賽道中,最偏向軟體層面的領域。

系統改名,從新出發,放在 2020 年並不多見,更別說對於 vivo 這樣已經做到市場 TOP5 的品牌,無疑是一次風險與機會並存的抉擇。

vivo 為什麼要這麼做?

手機系統的重新思考

vivo 做手機 OS 的時間很早。早在 2013 年,vivo 的 Xplay3S 手機就搭載了 Funtouch OS,這也是 vivo 第一個基於 Android 底層開發的定製系統。

但 7 年過去了,大部分人在評價 vivo 手機優點時,往往都會去談論外觀、拍照等硬體,對 Funtouch OS 的著墨並不多。

vivo 為什麼要重新做一個手機系統?

此外,過往 Funtouch OS 的諸多改進,都是基於表層功能去考慮的,比如說用上好看的壁紙、圖標,把響應速度提上來,讓交互足夠快等等,都是很常見的改動,卻很少有成體系的內容出現。

這也是為什麼,用戶始終會認為 vivo 的手機系統面面俱到,但很難說有什麼眼前一亮的特性。

vivo 需要去搞清楚這背後的緣由。

vivo 為什麼要重新做一個手機系統?

施玉堅告訴我們,一個出色的系統體驗,要同時滿足三個基本特質:設計、流暢、便捷,這也是本次 OriginOS 重點調整的方向。

他舉了一個「流暢度」的例子。以前,vivo 更多是用性能,用響應速度,用跑分等方面來表達流暢的,但後來他們調研發現,用戶認可的流暢,應該是一種自然、舒適的感覺,這其實就包含了很多感性因素。

比如說開門這個動作,我伸手推門,但突然又不想進去了,打算關掉,一般的交互設計可能要等到門開到盡頭,才能再次把它關上,這種感受其實是不流暢的,實際用戶想要的是一開一合,形隨意動。

OriginOS 的另一個發力點在於設計。為了抹去之前 Funtouch OS 臃腫、揉雜的風格,提升 OriginOS 的視覺觀感,vivo 引入了一批新人才,並成立 Origin Studio 團隊,希望藉此加深對用戶訴求的理解以及認知。

業內也有傳聞,vivo 這支新 OS 團隊,主設計師就來自於蘋果。

vivo 為什麼要重新做一個手機系統?

新血液加入,確實為 vivo 團隊帶來了新視角。我們看到,如今 vivo 已經不再把設計停留在通俗的「好看、美」的層面了,而是懂得從人的天性和直覺層面來考量,在意動效細節,不浮於表面。

OriginOS 也擁有了一套不同於 Funtouch OS 的主視覺,包含壁紙、圖標和界面在內的元素,風格都變得更為統一凝練,同時也兼顧了感性層面的愉悅感,甚至還包含了不少隱喻設計。

這些都是 vivo 在設計思維的突破,最終,OriginOS 給用戶帶來的體驗也變得完全不一樣。

vivo 的新門面

OriginOS 的出現並非突然,事實上,從去年 Funtouch OS 10 起,vivo 就開始了它對系統的改造,而當時的探索自然、回歸本源理念,都隱約能看到 OriginOS 的影子。

vivo 為什麼要重新做一個手機系統?

為了做好系統,vivo 這次也投入了很多資源。施玉堅說,目前研發人員在 vivo 員工的佔比超過 70%,而其中又有超過五分之一的工程師從事軟體研發工作。

雖然具體落實到 OriginOS 上的人力很難估算,但可以肯定的是,這次我們確實全力投入了整個底層框架團隊來做這件事。

龐大的團隊力量,得以讓 vivo 將更多的想法化作現實。比如這次 vivo 提出了原子組件,以及「華容網格」設計,等於是將原生 Android 的小部件設計「推倒重來」,重新設計了一套內容。

vivo 為什麼要重新做一個手機系統?

桌面組件是一個在 Android 系統上存在了許多年的功能,比 iOS 14 上的小組件還要早很多,但很可惜,早期的 Android 組件都十分難看,且體驗差,以至於很多廠商都選擇把該功能打入冷宮,更別說讓用戶主動去發現。

vivo 為什麼要重新做一個手機系統?

那 Origin OS 做了哪些改變呢?一來,它將原有的組件大小規範化,以網格狀排布,控制整體視覺;二來,則是發揮出小組件「提煉關鍵信息」的優勢,直接在主屏上呈現航班行程、快遞等內容,或是允許用戶在音樂組件上切換音樂,無需再點開 APP。

更重要的是,比起傳統的由圓角矩形構成的主屏,這一新設計,也讓 OriginOS 獲得了有別於其它 Android 系統的視覺觀感。

vivo 為什麼要重新做一個手機系統?

OriginOS 另一點對設計的思考,體現在壁紙之上。之前我們選用一張手機壁紙,可能僅僅是出於好看的理由,但 OriginOS 卻把我們身邊的日常和壁紙關聯到了一起,讓壁紙不僅具備裝飾性,同時也賦予它功能性。

vivo 為什麼要重新做一個手機系統?

比如說行為壁紙這個特性,其實就是把消費者的行走步數,和花朵綻放做結合,步數不斷增加的同時,壁紙的花朵也會從花苞狀態漸漸盛開。

可以說,比起單純地用數字來記錄用戶的行為,這種動態、可視化的內容,會更能讓用戶獲得愉悅和成就感。

類似的,日出日落的光影變化,亦或是晴天、雷雨天輪番登場,都被 OriginOS 以動態天氣、光源的形式做進了壁紙之上。哪怕是你足不出戶,也依舊可以和外部世界保持聯繫。

vivo 為什麼要重新做一個手機系統?

流暢方面,OriginOS 也開始更在意用戶的感覺,去提供一種更自然、真實的反饋,確保交互過程中,符合人的直覺,而不是單純地追求速度上的「快」,

拿剛才施玉堅提到的「推門」動作來說,類比到 OriginOS 中,就是讓系統進一步貼近我們的潛意識習慣和反應。

比如說上滑 APP 進入多任務過程中,用戶突然不想進入多任務了,而是退至主屏,此時他的手勢也不必停止,而是可以繼續向上滑就能退出。

這一整個手勢變化的過程,就是 OriginOS 強調的「符合直覺」的操作。它可以允許用戶在交互的過程中「反悔」,讓思考與操作同步進行。

vivo 為什麼要重新做一個手機系統?

同樣的,當我們點擊圖標時,不同的按壓力度會帶來不同的下沉度;在關閉 APP 時,會看到一個恰到好處的回彈效果;還有在滑動界面時,也會有一個物理的慣性力,可以根據手指的速度,適時調整阻尼大小。這些細節的調整,都是 vivo 藉助大量科學實驗和用戶調研得出的結論。

整體看下來,本次 vivo 在 OriginOS 上還是做出了不少新嘗試,若是用兩個詞總結和歸納,便是「控制」與「自由」並行。

vivo 為什麼要重新做一個手機系統?

從小組件的設計中能看到,OriginOS 拋棄了原生 Android 桌面那種隨心定製和擺放的可能,讓各個組件有序排列,同時也對組件信息呈現保持了剋制,這是 OriginOS 對主屏所設立的秩序。

vivo 為什麼要重新做一個手機系統?

但相對的,「變形器」提供的視窗、風格切換,以及「交互池」提供的操作手勢、導航方式自定義選項,也證明 vivo 為用戶預留了充分的自由。

這兩種風格並非代表著對立,若是運用得當,也可以達成一種完美的平衡。正如施玉堅所說的那樣,他希望新 OS 可以讓用戶感受到和其它系統的「不一樣」,而且用完之後,就會喜歡上 vivo 手機。

軟體也可以帶來差異化競爭力

手機的同質化問題已經是老生常談的問題,尤其是當大家都是一塊全面屏配一顆挖孔攝像頭的今天,為了突出差異化,大部分手機廠商都把關注點放在了後蓋和攝像頭部分。

但智能手機又絕不只是硬體的堆砌,屏幕里的內容,同樣是手機產品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蘋果對於 iOS 的打造也已經證明,如果一台手機擁有足夠好的系統和服務,是可以帶來比一兩個硬體賣點更高的認可度和依賴性的。

vivo 為什麼要重新做一個手機系統?

事實上,目前全球幾大手機廠商也都開始重視手機 OS 的發展,在蘋果的 iOS 之外,華為 EMUI 已經在多設備聯動上收穫頗豐,小米的 MIUI 也一直都在功能豐富度上走在前列,就連原本對 OS 不怎麼上心的 OPPO 和三星,也已經在 ColorOS、OneUI 上做了很大的改進。

對於 vivo 來說,發力軟體,深耕系統這條新的長賽道,已經變得必不可少,而建立起對系統的開發經驗,也有利於 vivo 進一步去做軟硬協同優化,以及生態的構建。

vivo 為什麼要重新做一個手機系統?

施玉堅表示,未來數字化世界,越來越多的智能設備相互連接,必然需要 vivo 建立一個平台來做支撐,目前 Origin OS 提供的就是一個連接的能力,本質上是在用戶跟開發者之間構築起橋樑。

他以 OriginOS 在辦公領域的嘗試為例。vivo 從調研中發現,很多消費者在手機上並沒有很重度的 Word 、Excel 文檔處理需求,相反,一些簡單的文件管理、圖片編輯和分享,目前手機系統都沒能做好。

所以,這次 OriginOS 直接支持了 42 種主流格式文件的編輯,以及靠網頁直接與 Windows、Mac 電腦互傳文件的功能,還兼容了 4000 多個印表機型號,實現一鍵快捷列印,讓消費者的高頻剛需功能變得更為簡單和易用。

一定程度上說,這也是 OriginOS「設計為本原」方法論的體現 —— 不誇大功能,而是利用專有的設計,來賦予普通用戶解決問題的能力。

vivo 為什麼要重新做一個手機系統?

vivo 對於手機 OS 的理解還在摸索中,只不過相比過去,現在的發展目標會更加清晰。「其實做 OriginOS 對於團隊來說,從一開始的誠惶誠恐,到後來一次次調研下來越來越堅定,也是一個認知提升的過程。」施玉堅這樣評價 vivo 在這段時間裡的收穫。

今天的智能手機市場,對於系統 OS 的改造已經接近完成。好看的圖標壁紙,語音助手,以及各種底層優化技術等也都成為了標準化的功能,只不過,如何在 Android 既有的開放程度下,讓自己的產品變得比別人更好用,仍然是一個值得深究的領域。

「如果我們在系統設計理念和出發點是好的,能夠讓整個行業一起進步,本身也是好事。」施玉堅說道。

對於 vivo 來說,未來的產品競爭維度,也將在系統重塑後,變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樣。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