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雲斗笑社》頻「翻車」,郭德綱會不會變成自己討厭的人?

201 人參與      分類 : 綜藝  

窮則思變,變則通,通則久。

沉寂了一段時間的德雲社終於開始營業了。

這一次,郭德綱敢於嘗試或者說是被迫無奈地選擇了「線上」模式。

於是,《德雲斗笑社》誕生了。

《德雲斗笑社》頻「翻車」,郭德綱會不會變成自己討厭的人?

隨著節目的播出,非議與歡笑齊飛,戲謔與指責共舞。

——娛樂圈中,無論是影視劇還是綜藝節目,適當的「爭議」和炒作是必不可少的,但若是爭議的聲音遠超過節目自身,這就很說明問題。

在新近的《德雲斗笑社》中,又一個問題誕生了,這個問題,郭德綱早已心知肚明,但他卻無力改變,卻只能任由現狀如此。

《德雲斗笑社》頻「翻車」,郭德綱會不會變成自己討厭的人?

一、徒弟們的問題

綜藝節目能夠保持持續熱度,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情,《德雲斗笑社》到了第三期,為了維持熱度,郭德綱和于謙也是豁出去了,親自下場。

但是,在節目中還是暴露出徒弟們現在存在的巨大問題——基本功越來越差。

在節目中,周九良唱《太平歌詞》,第一句就不會唱,郭德綱教了兩次還是唱不好;

《德雲斗笑社》頻「翻車」,郭德綱會不會變成自己討厭的人?

王九龍背貫口,本來是最基本的《大保鏢》,結果九龍直接表示自己不會。

剩下的人,郭德綱沒有繼續「考試」,這樣的情況,再考下去,只有更加「丟醜」。

其實,在第二期中,郭德綱和于謙帶秦霄賢一起吃飯時就說過,秦的基本功不行。

《德雲斗笑社》頻「翻車」,郭德綱會不會變成自己討厭的人?

這些話,其實也是說給其他徒弟聽的。

現在德雲社中,除了「頂流」的幾個師兄弟,其他徒弟基本功都有些差,業務能力也不行。

這些情況,郭德綱心裡「門兒清」,但是,他還是選擇通過綜藝節目「強捧」。

因為在這背後,是德雲社面臨的尷尬現狀:現在的德雲社,家大業大,開銷也大,幾百號人,都等著賺錢吃飯,如果讓徒弟們按照傳統,全部回去「三年練功」,按這段時間,靠什麼「養活」德雲社?

《德雲斗笑社》頻「翻車」,郭德綱會不會變成自己討厭的人?

因此,郭德綱只能像以前做過的一樣,觀眾喜歡什麼,就製造什麼:

觀眾喜歡「耍賤賣萌」,於是有了岳雲鵬;

《德雲斗笑社》頻「翻車」,郭德綱會不會變成自己討厭的人?

觀眾喜歡「聽小曲兒」,於是推出張雲雷

《德雲斗笑社》頻「翻車」,郭德綱會不會變成自己討厭的人?

這是一件很無奈的事情,郭德綱所能做的,也只能是順應,而這些做法,他在很早以前就已經開始嘗試。

二、曾經的郭德綱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我叫郭德綱。

曾經的郭德綱,為了養活德雲社,不惜「賣身」到地方衛視做主持人,甚至,為了2000塊錢,他將自己「關」進櫥窗,供人觀賞……

《德雲斗笑社》頻「翻車」,郭德綱會不會變成自己討厭的人?

那時的郭德綱,寒酸又落魄,但他卻是「鋼絲們」心中未來的相聲大師。

傳統相聲衰微之時,郭德綱憑藉紮實的基本功,過硬的實力,成為一顆新星。

在舞台上,郭德綱說:「在這個舞台上,我能說到死」,「我愛相聲,我怕他死了。」

那時候,他最大的煩惱是「同行的打壓」,在「主流」相聲界的「打壓」下,郭德綱步履維艱,但卻走得紮實。

《德雲斗笑社》頻「翻車」,郭德綱會不會變成自己討厭的人?

從2006年開始,郭德綱開始爆紅,但這種「紅」的背後,卻伴隨著很多非議:

因為「無底線」調侃同行愛人、在網路上內涵別人不學無術,然後拒絕道歉被告上法庭;

《德雲斗笑社》頻「翻車」,郭德綱會不會變成自己討厭的人?

隨後「內涵」師父楊志剛,隨即又被告上法庭,他和楊志剛之間,一度鬧得沸沸揚揚,猶如後來他和曹雲金的「互撕」。

《德雲斗笑社》頻「翻車」,郭德綱會不會變成自己討厭的人?

平心而論,那時候很多事情郭德綱的確有不對的地方(各位友/軍,請放下手中的大刀,我是自己人,因為愛他,所以才不害怕說他曾經的過錯)。

而且,我們細看,就會發現,不斷製造爭議,靠打官司維持熱度,這是當年很多人「走紅」的必備招數。

有了足夠熱度的郭德綱開始踏足娛樂圈——這還是一件無奈的事情,畢竟隨著德雲社的擴大,郭德綱也必須要有更多途徑宣傳。

《德雲斗笑社》頻「翻車」,郭德綱會不會變成自己討厭的人?

郭德綱開始頻頻參加各類綜藝節目,比如參加《笑傲江湖》《歡樂喜劇人》等綜藝節目,在這些節目中,郭德綱充分展示了自己的「現掛」水平,讓大家見識到一位相聲大師的紮實基本功和應變能力。

因為綜藝路線的拓展,郭德綱廣結人脈,同時將自己的徒弟們慢慢推向前台,開始「造星」。

這時候的郭德綱,隱隱有了「大宗師」的氣象。

三、「打壓」曹雲金

很多人會認為曹雲金和郭德綱交惡是在2010年,曹雲金大鬧生日宴。

《德雲斗笑社》頻「翻車」,郭德綱會不會變成自己討厭的人?

其實這件事情之後,「出走」的曹雲金經歷過波折後又回到德雲社,並且繼續參加德雲社的演出,而郭德綱也在舞台上拿這事調侃過很多次。

其實在2016年兩人「論戰」之前,曹雲金和郭德綱之間,一直維持著一種微妙的平衡,那時候的曹雲金,在舞台上提到郭德綱,言必稱「師父如何如何……」

《德雲斗笑社》頻「翻車」,郭德綱會不會變成自己討厭的人?

直到2016年,郭德綱突然通過「德雲社家譜」事件對曹雲金髮難。

後面的故事就是「師徒反目」,以至於曹雲金在後來參加《吐槽大會》時乾脆稱「我連師父都沒有」。

《德雲斗笑社》頻「翻車」,郭德綱會不會變成自己討厭的人?

郭德綱為什麼會挑起「師徒大戰」呢?

其實本質上,就是一種電視節目資源爭奪——那時候的郭德綱,因為參加綜藝節目,發現了「綜藝造星」的捷徑,於是想把其他徒弟帶上舞台。

但那時的曹雲金,資源遠勝過德雲社的師弟們:他上過春晚,是央視各個節目的座上賓,甚至在《歡樂喜劇人》中他也是第一期的嘉賓。

《德雲斗笑社》頻「翻車」,郭德綱會不會變成自己討厭的人?

2016年的曹雲金,風頭直逼郭德綱,有他在,那些小師弟們就永遠無法出現在更大的舞台。

於是郭德綱挑起了「論戰」,而在這件事情背後,其實是同行之間的打壓。

也就是說,上位之後的郭德綱,無論是有心還是無意,他也走上走了「打壓同行」的道路。

《德雲斗笑社》頻「翻車」,郭德綱會不會變成自己討厭的人?

如果郭德綱當年遭受的打壓,是他和姜昆之間的矛盾,那後來的郭德綱,是不是變成了另一個「姜昆」?

四、結語

其實,成長有一個最大的副作用就是,我們都會慢慢變成自己討厭的樣子。

小時候,我們非常厭惡長輩們的說教,但有一天,當我們長大了,卻會發現,自己也變成了當初的「長輩」,我們會用他們當年的一起,繼續說教下一代人。

可怕的是,這個過程是悄無聲息的,甚至我們並未意識到,自己卻早已變成了那個模樣。

《德雲斗笑社》頻「翻車」,郭德綱會不會變成自己討厭的人?

當年郭德綱還沒有成名之前,他曾講過一個相聲《論相聲五十年之怪現狀》,在這個相聲里,他對那些打著相聲旗號卻不務正業不研究相聲的相聲演員深惡痛絕。

現在的過的郭德綱和德雲社,是不是正在變成這個樣子?

今日問題:對《德雲斗笑社》中徒弟們的表現,大家怎麼看?歡迎留言。

對於老郭,我還是懷著崇敬的心情,畢竟,這是我們能見到的,最接近宗師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