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奧巴馬說了這樣一番話,美國走不出「特朗普主義」?

2020-11-19 12:16:24 4243 views
摘要

第一軍情作者:執戈者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在今年的大選中可謂“操碎了心”,投票前幾天幾乎天天可以看到他在媒體上大聲呼籲選民支持民主黨候選人拜登,投票之後,面對特朗普不服輸造成的爭議,他又一再站出來抨擊特朗普,稱如果特朗普是一位“將國家置於首位”的總統,那麼“是時候承認敗選了”。

第一軍情作者:執戈者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在今年的大選中可謂「操碎了心」,投票前幾天幾乎天天可以看到他在媒體上大聲呼籲選民支持民主黨候選人拜登,投票之後,面對特朗普不服輸造成的爭議,他又一再站出來抨擊特朗普,稱如果特朗普是一位「將國家置於首位」的總統,那麼「是時候承認敗選了」。奧巴馬錶示,特朗普所謂「選舉被操縱」的說法「毫無根據」,「令人失望」。

剛剛,奧巴馬說了這樣一番話,美國走不出「特朗普主義」?


奧巴馬與特朗普不對付世人皆知。還在四年前競選時,特朗普就對奧巴馬火力全開——他之所以提出「讓美國再偉大」的競選口號,就是認為奧巴馬等人把美國弄得「不偉大」了。上台之後的特朗普,一個顯著特點就是「逢奧必反」。凡是奧巴馬任內做的,特朗普都要反其道行之。包括,退出了奧巴馬加入的「群」,撕毀了奧巴馬簽訂的協議,廢掉了奧巴馬引以為傲的醫改方案等等,總之,他用4年時間做到了徹底的「去奧巴馬化」,讓奧巴馬所留下的政治遺產和政治影響力迅速「歸零」。

特朗普對奧巴馬所做一切清算,自然讓奧巴馬非常窩火。特朗普任內,奧巴馬也多次公開批評特朗普政府的施政舉措,尤其是今年大選中賣力為拜登搖旗吶喊,很重要的就是要把特朗普拉下馬,以報一箭之仇。美國輿論普遍認為,媒雖然特朗普還想著通過法律訴訟翻盤,但是,大概率做不到了——拜登入主白宮幾成定局,這一點從多國對拜登的祝賀也可以看出。

不過,特朗普大概率敗選這一點,雖然讓奧巴馬「出了一口氣」,但是,特朗普至今拒不認輸的做法,也給當下的美國帶來了很多問題,尤其選舉爭議帶來的美國社會分裂與對立正在加劇,上周末發生的大遊行、衝突,更是讓「美國式民主」成為世人眼中的笑柄。因此,戰力爆表的奧巴馬,再次「痛打落水狗」,對特朗普展開新一輪抨擊。

剛剛,奧巴馬說了這樣一番話,美國走不出「特朗普主義」?


就在兩天前,奧巴馬在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60分鐘》節目採訪採訪時表示,他認為美國的「黨爭」已經嚴重危害政府公信力建立,這將損害「拜登政府」的合法性。奧巴馬警告,美國的全球競爭對手都在密切關注這場權力交接的動蕩,而美國民主「似乎正在危機的邊緣搖搖欲墜」。他表示:「我認為,我們的對手已經看到了我們在衰弱。這不僅是這次選舉造就的結果,而且還是特朗普任上這幾年的結果。」

今年8月19日,奧巴馬曾毫不客氣地列舉了特朗普「罪狀」,抨擊特朗普在任期間美國民主「危在旦夕」,指控特朗普是17萬人死亡的「罪魁禍首」——當然,這一數字如今已變成了25萬人。美國《國會山報》評論說,奧巴馬的尖銳言論,是他在公眾場合對特朗普最直接的攻擊。

作為曾經執掌白宮八年的前總統,奧巴馬顯然認為有理由對當下美國的情況發表自己的言論和看法,更何況本就與特朗普互相看不上。當下的美國,國內社會分裂對立,國際上陷入孤立,處於多重矛盾疊加的境地。按照奧巴馬的說法,特朗普過去四年把美國「玩壞了」。

剛剛,奧巴馬說了這樣一番話,美國走不出「特朗普主義」?


當然,奧巴馬的言論還反映出一個更深層次的問題,也是他不願意明說的問題,也就是美國媒體最近爆炒的未來四年很可能會進入一個「後特朗普主義時代」問題——除了特朗普任內造成的問題會進一步惡化外,美國社會將在特朗普所掀起的民粹主義的潮流之下,向著更加對立與撕裂的方向發展,而拜登由於年事已高很可能只做一個任期,這也就意味著任內無法完成對特朗普施政「糾偏」,美國就已經迎來新一輪選舉惡鬥,進一步打擊美國「搖搖欲墜」的民主。

這也就意味著,特朗普即使最終離開白宮,但「特朗普主義」卻在美國身上打下了烙印。比如,「美國第一」,這是一個立起來就難以輕易放下的「神主牌」,拜登如果上台後改變這一點,也許可能要做好承受「軟弱」的攻擊;再如,民粹主義,已經被特朗普燒成了一把燎原之火,隨時尋找著噴發的火山口,而這一切又被賦予「民意」的名義,讓人無法忽視,不容拂逆。還有就是無問是非的黨爭,在共和黨繼續控制參議院的情況下,官員的任命、法律的通過等等,都可能成為新政府的掣肘。從這些方面來看,敗選的特朗普也許會為「後特朗普時代」而聊以自慰。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