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卸任後,都會加入秘密「兄弟會」,但特朗普是例外

2020-11-21 00:24:29 1411 views
摘要

美國大選,似乎已經塵埃落定。當拜登志得意滿的時候,媒體曝出了特朗普一夜白頭的照片。在權力的遊戲中落敗,心情沮喪在所難免。然而,特朗普的煩惱,並不僅僅是失去總統寶座這麼簡單。一個令他倍感尷尬的事實是,他“退休”之後,很可能會被總統俱樂部拒之門外。


美國總統卸任後,都會加入秘密「兄弟會」,但特朗普是例外

美國大選,似乎已經塵埃落定。

拜登志得意滿的時候,媒體曝出了特朗普一夜白頭的照片。

美國總統卸任後,都會加入秘密「兄弟會」,但特朗普是例外

在權力的遊戲中落敗,心情沮喪在所難免。

然而,特朗普的煩惱,並不僅僅是失去總統寶座這麼簡單。

一個令他倍感尷尬的事實是,他「退休」之後,很可能會被總統俱樂部拒之門外。

這件事情,足夠讓他失去最後的一點顏面。

畢竟,加入「總統俱樂部」,是幾乎每一位卸任總統都會享受的「政治待遇」。

美國總統卸任後,都會加入秘密「兄弟會」,但特朗普是例外

▲ 從左至右:美國前總統老布希、奧巴馬、小布希、柯林頓、卡特

而且,這個俱樂部的會員,可以對美國政局繼續發揮巨大的影響力。

這個神秘俱樂部是什麼來頭?

特朗普究竟幹了什麼,讓他被俱樂部強烈排斥?

1、

在美國,總統卸任後都會進入一個秘密俱樂部——總統俱樂部。它是現任總統和前總統形成的一種聯盟。

這裡的每一位會員,都曾掌控過美利堅合眾國的最高權力。

當新總統上任之後,大多都會虛心向這裡的「老前輩」們請教經驗。

當國家遇到重大危機的時候,俱樂部成員也會給總統指點。

任何一種政治模式,歸根到底都是要通過人去執行。

通過對現任總統的影響,這些卸任的老總統們繼續影響著美國的至高決策。

美國總統卸任後,都會加入秘密「兄弟會」,但特朗普是例外

▲ 隨著老布希的去世,美國前總統俱樂部成員如今只剩下卡特、柯林頓、小布希和奧巴馬

他們也因而被稱為「影子總統」。

總統俱樂部,使他們即使退下了寶座,也不會從權力的遊戲里出局。

這個神秘俱樂部,也被民眾私下取了個綽號:美國最高權力「兄弟會」。

那麼,是誰創建了這個俱樂部?

這得從1953年艾森豪威爾當選美國總統說起了。

美國總統卸任後,都會加入秘密「兄弟會」,但特朗普是例外

▲ 德懷特·戴維·艾森豪威爾,第34任美國總統(1953—1961)

艾森豪威爾「即位」的時候,美國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危機。

一邊是來自紅色帝國蘇聯的虎視眈眈,一邊是朝鮮戰爭的泥潭。

而國內的行政問題和經濟問題,也波濤暗涌。

但是,艾森豪威爾卻感到無從下手。

美國總統卸任後,都會加入秘密「兄弟會」,但特朗普是例外

這不是他個人能力有問題,而是由美國的政治體制所決定的。

美國總統由選舉產生,他在成為總統之前,可以是軍人、商人、農民……

一個沒有豐富政治經驗的人,只要贏得了選舉,就可以成為這個世界第一強國的領袖。

這種制度的缺陷在於:

如果沒有足夠的經驗,當選總統之後,怎麼迅速開展工作?

艾森豪威爾從軍校畢業之後,一直在軍隊任職,他是憑藉人們對英雄的崇拜而贏得選舉的,並不精通政治。

美國總統卸任後,都會加入秘密「兄弟會」,但特朗普是例外

▲ 艾森豪威爾(左一)

正在艾森豪威爾憂慮不已的時候,有人向他伸出了橄欖枝。

2、

那就是胡佛和杜魯門。

美國總統卸任後,都會加入秘密「兄弟會」,但特朗普是例外

▲ 赫伯特·克拉克·胡佛,美國第31任總統(1929—1933)

這二位,都是美國的前總統。

而且,所謂「同行是冤家」,這兩個都干過總統的人,互看對方不順眼。

但是,在美國面臨危機的時候,他們卻自願與對方和解了。

胡佛和杜魯門一起站出來,為艾森豪威爾提供幫助。

尤其是杜魯門,他是艾森豪威爾的前任,朝鮮戰爭就是在他手裡發動起來的。

美國總統卸任後,都會加入秘密「兄弟會」,但特朗普是例外

▲ 杜魯門,美國第33任總統(1945—1953)

雖然他的決策讓美國深陷戰爭泥潭,但比起剛上任的艾森豪威爾,好歹他對很多信息掌握得比較全面,可以給出很多參考建議。

胡佛則對行政機構的改革輕車熟路,這更是幫了艾森豪威爾大忙。

在胡佛的規劃和參謀下,總統對行政機構的掌控更加有力。

無論之前有著怎樣的嫌隙,在這次同舟共濟之後,艾森豪威爾都充滿了感激。

1957年,艾森豪威爾作出了一個重大決定。

他通過了國會法案,讓總統俱樂部成為一項制度。

總統俱樂部的成員們,不僅享受退休金和津貼,還擁有辦公場所。

這並不純粹是投桃報李,而是為了美國政治的良性發展。

從此之後,每一位新總統,都能得到前總統的經驗傳授。

哪怕他們來自不同的政黨,曾經因為政治觀點撕得天昏地暗,但是身為總統有一個目標是一致的:

維護好美國的國家利益。

為了這一共同目標,此後的幾十年里,總統俱樂部運營得非常順利。

在肯尼迪總統遇刺之後,美國差一點就要陷入混亂。

美國總統卸任後,都會加入秘密「兄弟會」,但特朗普是例外

▲ 肯尼迪總統遇刺前

幸好幾位前總統及時挺身而出,幫助副總統約翰遜處理好複雜的局面。

當時,艾森豪威爾連夜奔赴白宮,給約翰遜提供建議。杜魯門也積極出謀劃策。

而在處理越戰問題的時候,艾森豪威爾又充當了老師的角色。

約翰遜曾感激地說,艾森豪威爾是他「最好的參謀長」。

3、

總統們之間的這種守望互助,逐漸成為了美國政治的一種傳統。

卸任總統會成為俱樂部成員,也成為了不成文的規矩。

他們通過俱樂部成為「影子總統」,繼續參與國家大政。

直到一個人的出現,打破了這個規則。

那就是特朗普。

美國總統卸任後,都會加入秘密「兄弟會」,但特朗普是例外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道,當特朗普從美國總統任期結束卸任後,他將不會被納入「美國前總統」俱樂部。

總統俱樂部有一條潛規則,所有的成員都心照不宣:

不得侮辱自己的前任。

無論以前有著怎樣的紛爭,在成為總統之後都要拿出應有的氣度。對於前任的政策,可以有理有據進行批評,但是不能攻擊侮辱。

俗話說,「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特朗普卻對此不屑一顧。

特朗普的「大嘴巴」眾所皆知,而且他在亂說話這方面「一視同仁」。

前總統們,無一例外,都逃不過他的吐槽和攻擊。

他幾乎把所有在世的前總統都冒犯了一遍。

對奧巴馬的狂轟濫炸,已經不必贅言。

美國總統卸任後,都會加入秘密「兄弟會」,但特朗普是例外

▲ 2016年特朗普勝選後訪問白宮

在推特上,特朗普轉發推文,暗指柯林頓和愛潑斯坦之間關係不一般。

愛潑斯坦是臭名昭著的戀童癖,死因也非常離奇,特朗普的言外之意,無異於柯林頓參與策划了愛潑斯坦之死。

這怎麼可能不令柯林頓暴跳如雷?

至於本來就不招特朗普喜歡的小布希,當然也沒逃過特朗普的轟炸:

「入侵伊拉克是有史以來最糟糕的決定!」

甚至連「老好人」卡特,也遭到了特朗普無情的嘲諷:「他是一個好人,但是他是一個糟糕的總統。」

美國總統卸任後,都會加入秘密「兄弟會」,但特朗普是例外

吉米·卡特,美國第39任總統(1977—1981)

4、

柯林頓曾經說過:「前總統是資產,是現任總統可以利用的資產。」

在特朗普眼中卻完全不是這樣。

如果用一句話來形容特朗普的心境,最傳神的可能就是:「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他曾公開揚言:「白宮就是一個垃圾場!」

在他擔任總統的這四年,從來沒有向前總統們尋求過建議和幫助。

對於美國政壇來說,特朗普是一個異類。

美國總統卸任後,都會加入秘密「兄弟會」,但特朗普是例外

即使是再偏激的政客,在登上美國總統寶座之後,也會克制自己的脾氣。哪怕是偽裝,也要裝出一副尊重前輩的樣子。

因為這是權力的遊戲中另一條規則:

對於政治對手,哪怕再不認可,也要報以應有的尊重。這是大人物該有的樣子。

特朗普卻像是那個打上天庭佔了玉皇寶座的弼馬溫,為所欲為。

他把一切規矩打得粉碎,絲毫不給天庭眾神一點面子。

這就註定了,他會被「天界眾神」所排斥。

對於總統俱樂部的成員來說,根本就不願意和特朗普有什麼往來,更別說培養私人感情了。

即使是同屬共和黨的小布希,也對特朗普深惡痛絕。

美國總統卸任後,都會加入秘密「兄弟會」,但特朗普是例外

▲ 2018年12月,老布希葬禮

《五人小組:特朗普時代的總統俱樂部》一書,對特朗普和前總統的矛盾揭露得很徹底。

美國總統卸任後,都會加入秘密「兄弟會」,但特朗普是例外

特朗普卸任之後會被俱樂部排斥,幾乎是板上釘釘。

令人詫異的是特朗普對這件事的態度:

他不僅不在乎,而且為此感到自豪。

在他眼裡,那裡不過是一些政界精英抱團的地方,不值得與其為伍。

美國總統卸任後,都會加入秘密「兄弟會」,但特朗普是例外

這倒真有孫悟空反抗天庭的那股味了。

然而,這種不管不顧的精神,對於個人來說,這是富有浪漫氣質的英雄主義;對於國家而言,卻是極大的災難。

更可怕的是,「豪橫」的特朗普,竟然贏得了很多底層選民的支持。

即使是在敗選已成定局的情況下,依然有人為了他上街示威。

對於美國而言,這或許真的是一個撕裂的年代。

漂亮國的燈塔,確實不怎麼亮了。文/顧景言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