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錫進:全球病例破一千萬,我們應看到些什麼

1410 人參與      分類 : 國際  

全球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的統計數字今天突破了1000萬人,而這很可能還是實際感染人數的冰山一角。美國疾控中心主任估計,美國查出的確診病例只是實際感染者的1/10,如果按照美國的這個比例來估算全球的情況,那麼今天全世界的實際感染人數有可能已在一億左右。

胡錫進:全球病例破一千萬,我們應看到些什麼

中國大概是全球對新冠疫情監控及撲滅力度最大的國家。在第一波疫情控制住之後,全國任何地方新增的每一個病例都受到高度關注,及時撲滅新發疫情、讓全國的本土病例不斷朝著零新增靠近,已經成為中國官民普遍認同並被各地有效推行的策略。

世界多數國家和地區囿於抗疫的實際動員能力,實際上採取了疫情緊張就加大社交隔離措施、疫情緩和就推動重啟經濟的「紅綠燈」策略。從效果上說中國的做法非常有效地保護了廣大國民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同時也付出了高昂的經濟代價,包括在情況不甚明了時擴大防疫範圍,導致了部分經濟能力的殃及性閑置。

隨著抗疫的常態化,所有國家都面臨著控制疫情和恢復經濟的雙重任務。在多大程度上控制住疫情,從本質上說是個人道主義的問題。中國無疑在這方面做得遠好於西方,尤其是美國,幾乎獲得了人道主義的最高分。而美國在抗疫初期失敗後有些「破罐子破摔」,差不多放棄了人道主義的使命,任由病毒殺死了12.5萬條美國人的寶貴生命。

胡錫進:全球病例破一千萬,我們應看到些什麼

恢復經濟既是當下民生的迫切需求,也關係各國的長期實力建設。換句話說,疫情期間各國的實力競爭也沒有停止,經濟受疫情影響相對小的國家會形成比較優勢。

那麼是中國這樣一次次將病例歸零,並為此主動支付巨大成本,最終累積的損失更小,還是美國那樣把恢復經濟和忙於選舉當成社會政策的軸心,但是疫情的嚴重擴散不斷實際損害經濟能力、導致恢復經濟無法進行下去所累積的損失更小呢?從一季度中美數據和對二三季度的評估看,美國這期間的經濟下滑很可能高於中國,不過相關結論還需更長的時間得出並且驗證。

總的來看,中國有能力把一次次疫情暴發控制住,使我們處在「進可攻、退可守」的位置上,這肯定是我們的優勢。但我們不能陶醉在這種優勢中,要看到美國和歐洲正在形成可以允許、接受更多人死於疫情的「低人道主義」新倫理,也就是說他們的社會對疫情的嚴重後果出現了「集體無所謂」,他們的軟實力優勢會將這種「低人道主義」擴散到全球,從而影響未來世界對新冠疫情的態度。

一旦形成那種局面,中西不同防控策略與國家競爭力之間的關係就有可能發生嬗變,屆時美國會利用其「低人道主義優勢」對中國幹些什麼,中國的對外開放將面臨什麼樣的新挑戰,今天很難預測。

為了將今天的優勢延續下去,中國一定要全面致力於在防控同時加強經濟活力的探索,不斷縮小抗疫所造成的較大範圍經濟損失,提高抗疫的精準度。要確保中國的經濟恢復率從現在起一直高於美國等主要國家,要將之視為與實現病例零新增同樣重要的目標。

胡錫進:全球病例破一千萬,我們應看到些什麼

中國還比任何國家都需要加快疫苗的研發和實際應用,因為中國社會「越乾淨」,意味著疫苗對我們越重要,而且從心理上,我們對疫情的承受力已經與美歐國家形成很大落差,疫苗將為未來的中國社會提供關鍵的信心支撐。

抗疫是高度動態的過程,中國打贏了第一仗,這很值得我們驕傲。但要保持常勝,我們就要既專註於疫情本身,又要抬眼觀察世界在發生什麼。抗疫是個全局戰爭,其他戰場怎麼打,勝利了還是淪陷了,都將影響中國戰場的形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