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牛班的春天》:淺析問題學生形成原因及馬修的教育「戰略」

8119 人參與      分類 : 娛樂  

曾經我以為,溫情只會在親人之間產生。直到觀看了電影《放牛班的春天》,我才知道老師與學生之間的溫情,更加感人肺腑。

《放牛班的春天》電影法語名稱《Les Choristes》,被翻譯為唱詩班男孩。在沒有觀看影片之前,我總感覺為什麼「唱詩班男孩」這麼具有詩意畫意的電影名,會被更換成《放牛班的春天》?直到我看完影片後,我卻深深感覺「放牛班的春天」寓意更加深刻。

小時候剛上小學那會,我學習不認真,成績也不好。父親總是跟我開玩笑:「你不認真上學,就跟你買條大水牛,讓你放牛!」那時候我看見父親一本正經,並不知道他是在跟我開玩笑,就不再那麼弔兒郎當。「放牛」一詞,是農村父母嚇唬調皮搗蛋的孩子所說的俚語。「春天」象徵更多的是希望與期待。因此這就不難看出,為什麼電影會被命名為《放牛班的春天》。

《放牛班的春天》:淺析問題學生形成原因及馬修的教育「戰略」

影片很簡單,主要講述的是一個班級的問題男孩整天調皮搗蛋、犯錯誤、惡作劇,他們無所不幹,甚至經常坑害老師。懷才不遇的馬修老師來到學校之後,利用他的溫情教育教育,使得問題學生逐漸走上正軌。影片最後馬修老師被校長開除,他一個人走出校門,學生們用著特殊的方式為他送別。我再一次淪陷在他們的溫情之中,除了眼淚,再也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替代我內心的感動。

《放牛班的春天》從2004年上映至今,已經過去了整整15年,豆瓣評分高達9.3分。在十幾年來,它之所以能夠長久不衰,背後不僅是一位老師用愛對問題學生成功的救贖那麼簡單,更多的則是馬修老師對問題學生使用的教育「戰略」,值得我們每一個人學習。

今天我根據劇情內容,從問題學生的產生原因和馬修老師運用的教育「戰略」重點分析整個電影給我們帶來的直觀感受,給我們在教育孩子的問題上帶來幫助。

《放牛班的春天》:淺析問題學生形成原因及馬修的教育「戰略」

問題學生形成的原因,主要有兩方面的原因,包括孩子病態的自我判斷和學校殘酷的懲罰

學生病態的自我判斷意識,讓他們身上的問題越來越嚴重

有人告訴我,我們所有苦難的根源都是將某種經歷稱為「好」而將其他經歷稱為「不好」的心理過程。

這種二分法就如同一個酷刑室。在我國教育文化中,我們從小就被教導將自己分為「好」和「壞」,「正確」和「錯誤」之類的二分法。從事教育行業多年,我並不喜歡這個二分法的模式。在我看來,它根本沒有任何作用,這種自我判斷的方式會很容易迷失自我,給自己貼上不良的標籤。

影片中的學生大多數調皮搗蛋、愛闖禍,而父母們對他們都很失望,就將他們送到類似於少管所的學校,想讓他們得到進一步的管教。從另一角度來說,父母或者學校在很大程度上是放棄了孩子。

問題少年莫翰奇本性並不壞,他難以管教被母親送到「池塘畔底」的青少年輔育院。從此他的行為更加偏差,開始了一系列的犯錯誤,將自己正式定義為「壞孩子」。其實這就是學生對自己病態的自我判斷的過程。

心理學家榮格曾經說過:「每當你感到內疚,羞愧,自責或仇恨時,你就會意識到自我判斷的過程,你就開始看到這種情況在你的生活中發生了多少。」

病態的自我判斷一旦形成,實際上就像是一個內心受傷的孩子,越是沒有愛和包容,問題就越來越嚴重。再比如派皮諾,他從小父母雙亡,缺少愛和包容,他將自己錯誤判斷為沒有關心和愛護的孩子。

《放牛班的春天》:淺析問題學生形成原因及馬修的教育「戰略」

學校沒有人性的懲罰,讓學生病態的自我判斷更加嚴重

在學生進入學校之前,他們身上就有各樣各樣的問題。他們進入新學校,他們渴望被愛、被包容、被理解,以獲得內心的最後一絲慰藉。然而校長弗蘭西斯並沒有同情他們,從不顧及他們的感受,對他們實行殘酷的懲罰。

馬修老師進入學校的那一刻,麥神父就被學生惡作劇刺傷,弗蘭西斯在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就胡亂將學生進行輪流處罰。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便是孟丹,弗蘭西斯沒有人性的懲罰,就在他的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這樣殘酷的環境之下,學生們有理由相信自己本就是問題學生,既然懲罰是必然,那我們何必不將自己的「壞」全部爆發出來。這樣一來,學生錯誤的自我判斷意識很快被無限放大,他們身上的問題也會越來越多。

心理學家榮格曾經說過:「許多人對病態的判斷力是如此之強,以至於他們不斷地尋找外部討厭的事物,卻沒有意識到他們實際討厭自己的深度。」

《放牛班的春天》:淺析問題學生形成原因及馬修的教育「戰略」

馬修老師對問題學生的教育「戰略」

劇情中問題學生在校長的殘酷懲罰下,並沒有任何一個學生屈服在他的鐵蹄之下,反而是「前赴後繼、越戰越勇」。直到馬修老師的到來,他給組織音樂合唱團,沒多久學生就被他一步一步徹底馴服。這看似是音樂的力量,實則是馬修老師將他的教育「戰略」運用得恰到好處。

一、馬修老師放下身份,與學生站在同一高度看問題

影片中馬修老師第一次走進教室,一不小心被講台絆倒,手提包掉落在地。葛賀克撿起手提包就往學生堆里扔去,學生吵鬧聲不絕於耳。正巧校長從那裡經過,推開門就問馬修發生了什麼?馬修老師隱瞞了真相,讓葛賀克免於校長的責罰。葛賀克惡作劇將麥神父的眼睛刺傷,馬修作為一名老師,竟然與葛賀克達成協議,原諒了他。最讓我感到的一幕就是幾乎所有的學生都在紙條上寫上了自己的夢想,貝比諾遲遲沒有寫上,馬修老師卻蹲下身子,詢問貝比諾的原因。

從這一系列的劇情片段來看,馬修老師降低了自己老師的身份,他站在學生同樣的高度看問題。這樣一來,學生就對他完全放下了戒心。他們亦師亦友,才能在音樂合唱團一起成長。

黑柳徹子在《窗邊的小豆豆》一書中談到,小豆豆原本是一位被退學的問題學生,可是第一次來到巴學園,校長先生放下身份,單獨與小豆豆對話了4個多小時。這就是老師放下身份的力量,它能夠讓學生徹底敞開心扉。

在老師與學生相處的過程中,尤其是問題學生,他們總是無時無刻都要保持自己老師身份的權威性。因此很多老師在教育孩子的過程中,總是非常強勢的一方,亦或是站在高處的一方,這就形成了老師與學生之間的等級差別。這種等級差別只會拉開老師與學生之間的距離,讓彼此之間產生巨大的隔閡。正如龍應台在《孩子你慢慢來》一書中寫到:

從媽媽的角度看孩子的世界,不難:難的是媽媽會蹲下來,保持和孩子一樣的高度看世界——我們是一樣的生命,我們彼此尊重,我們一起成長。

《放牛班的春天》:淺析問題學生形成原因及馬修的教育「戰略」

二、從學生的夢想出發,使學生的病態自我判斷意識覺醒

馬修老師從走進校園的第一天,就被學生辱罵「禿頭」、「子彈光頭」,他並沒有在意,反而示以學生微笑。麥神父將他帶進辦公室,卻被學生惡作劇刺傷眼部。 馬修老師因此第一次見識了校長弗朗西斯的殘酷懲罰——隨意拉一個學生就關禁閉,直到惡作劇者站出來。

或許從那一刻,馬修老師心裡才明白學生需要從病態的自我判斷走出來,而且唯一的出路就是從夢想出發。於是他深入探究學生產生病態自我判斷的原因,真正找出學生內心最黑暗的判斷。他第一次上課,就讓學生在紙條上寫出了自己的夢想,從夢想之中開始了解每一個問題學生。

一個人可以非常清貧、困頓、低微,但是不可以沒有夢想。只要夢想一天,只要夢想存在一天,就可以改變自己的處境。

——奧普拉

影片中生活的黑暗和痛苦以及父母、學校的放棄,幾乎讓所有的學生都丟失了自己的夢想。他們困惑、迷茫,茫無目標,在泥濘的沼澤里越陷越深。馬修老師的出現,無疑讓每一個學生撿起了自己的夢想,並為人生這幅巨大的畫卷增添了對比度,質感和活力。

劇情的後半段,學生漸漸從痛苦之中走出來,臉上也開始擁有了歡笑,就連一向自私自利的弗朗西斯校長也深受感染。夢想雖然是一個虛無縹緲的東西,但它卻真真切切地活在我們的心裡。一旦它真的爆發出來,就可以轉化為新的力量:

憤怒可以成為強大的激情。

慾望會變成愛的溫柔。

判斷會變得有眼光。

恐懼變成勇氣。

痛苦變成了同情心。

苦難變成智慧。

《放牛班的春天》:淺析問題學生形成原因及馬修的教育「戰略」

三、學生犯錯不是懲罰,而是在讓學生在錯誤中學會成長

在電影之中,馬修老師也有一些片段,展示了他對學生的懲罰。不同的是,他讓學生從懲罰之中學會了如何改變。最讓人眼前一亮的是:葛賀克因為惡作劇刺傷了麥神父的眼部,馬修老師第一個知道真相後,與他達成君子協議,他只是懲罰葛賀克去醫務室幫忙,直到麥神父恢復。

在葛賀克照顧麥神父期間,麥神父因為傷勢嚴重被轉院時,葛賀克從內心深處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並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內疚,甚至擔心麥神父會有生命危險。其實這已經是葛賀克一次心靈的轉變。這種方式與校長用懲罰征服學生的方式相比,校長的懲罰是透過學生們天真的目光來向他們轉述世上的災難,它讓學生感到恐懼和叛逆;而馬修老師比較貼近現實,融入了更多成長的因素,它能更加讓學生深刻體會他們犯錯的後果是什麼,以及以後如何避免錯誤。

人生是一場艱辛之旅,心智成熟的旅程相當漫長。但是,它沒有讓我們感到恐懼,相反,它帶領我們去經歷一系列艱難乃至痛苦的轉變,最終達到自我認知的更高境界。

——美國作家M•斯科特•派克

人生在世,確實旅途艱辛,特別是心靈受傷的孩子。馬修老師以自己獨特的方式,帶給學生生活各個方面的美好,當這種美好與學習生活建立聯繫時,面對逆境,學生變得更加和平和安靜,這就是學生們成長的過程。正如劇情中莫翰奇將墨水潑到了馬修老師的臉上,被眾多孩子責罵以及馬修老師的「孤立」,他並沒有如同往常那樣去放縱自己。當公爵夫人來欣賞大合唱的歌聲時,莫翰奇敬畏地看著馬修老師。馬修老師朝他一揮手,他立馬領會便縱情高歌。

結束語:

正如《窗邊的小豆豆》一書作者黑柳徹子所說的: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莫過於有眼睛卻發現不了美,有耳朵卻不會欣賞音樂,有心靈卻無法理解什麼是真,不會感動,也不會充滿激懷… 很多時候我們其實是茫然的狀態,並不知曉我們對孩子的教育到底是好還是壞?每個孩子天生就是一個天使,只是慢慢被世俗所污染。

我們在教育孩子的過程中,很多時候都是處於茫然的狀態,並不知道什麼教育對孩子是好還是壞? 然而馬修老師知道,他的眼睛能夠發現學生的良好品質,他的耳朵能聽出學生的音樂天賦,他的心靈能夠感知學生真正的需求。從劇情的所有情節來看,馬修老師對於孩子並不茫然,反而在教育孩子方面擁有著自己獨特的「戰略」。

蘇格拉底曾經說過:「教育不是灌輸知識,而是點燃火焰。」對於這一點,我想馬修老師他是真真切切的做到了。